突破天际蓝sky

习惯写点东西,这种惯性太猛了,想停也停不下来。

【佐鸣】与现实为名的怪物战斗的人们 现代paro 佐鸣only 长篇(1)

看了《光辉岁月》来的灵感,应该是有两三年没看过火影,直接从同龄人过渡到佐鸣的孩子需要叫我大姐姐(或者阿姨)这样的年龄。


 年轻就是需要点热血阳光的、仿佛鸡血一样的东西注入身体不对吗?


 关键词:佐鸣only  同窗到伴侣 现代架空  我爱Naruto的所有人物 无BG


  以上接受的话,请下滑!

 

 

 

 

 

 

 

 

 

 





   “鸣人。”


  “干什么?”


  “刚刚听着你很多年前推荐给我的歌的时候,窗外的阳光正好,长着白色羽毛的鸽子哗啦啦的从我眼前飞过去。”


  “那不是很好嘛。”


  “所以我觉得我一无所有的时候,一切却又水到渠成。”








   character 1




      宇智波佐助被班级里的女生簇拥着推向摄像机的时候,他正望着自顾自淌着鼻涕眼泪和奈良鹿丸抱在一起的人。


     他感到左臂受到了略带疼痛感的拉扯,然后视线中的那抹金色转瞬即逝,樱发碧眼的少女有些僵硬的握住他校服袖子的一部分,然后有些僵硬的回过头来。


    “不要在一旁冷眼旁观了。”春野樱道:“很多人说不定就是今生最后一次相见了。”


   “嗯。”佐助不动声色的应了一声,微微眯起眼睛抵御午后有些眩目的阳光。


   春野樱开玩笑的问了一句:“佐助,你有没有看出来我今天有什么变化?”


   他是能看出来眼前的少女化了妆的,不熟练的技巧让春野樱的脸有些白的发亮,在面临升学的这一年没有好好打理的头发变得有了光泽,泛着健康的颜色。


  宇智波佐助对于观察细节总是有些吹毛求疵的偏执,不会像寻常男生对于女性的外貌的变化毫无察觉。


  但是佐助还是做出了有些莫名其妙的表情,装作漫不经心的答道:“和平常没有什么区别。”


  “佐助,你选修的美术鉴赏课得了满分吧。”春野樱有些落寞的答道:“你不会看不出我脸嘴唇颜色的细微变化的,我对你早就没有别的奢求了,我只希望你能夸我一句——变漂亮了,这样就好。”


  佐助道:“你平常就很漂亮,所以我今天真的没能看出来。”


  话罢,春野樱突然给了他身侧一记十成力气的手刀,略有苦涩的表情烟消云散,爽朗笑道:“临近毕业,终于会说人话了嘛!”


  靠近了人群中心,井野带着她的姐妹团尖叫着“佐助君!”把他推向摄像组。


  “喂……你们做什么?”佐助道。


  “佐助君,笑一下。”山中井野把手机高举起来,让宇智波佐助成功占据了照片一角:“毕业的留念视频,作为学生会主席一定要出镜!”


  他就那么被按到了凳子上,小樱帮他整理好几根不服帖的黑色头发,祖母绿般的眸子泛着清澈的水波纹。


  玻璃的镜头上是他被扭曲了的脸,他不由自主的变得紧张起来,收敛了脸上的表情,变得有些麻木不仁。


  “那我说三——二——一,就开始咯?”


  佐助看到旋涡鸣人四处张望着,仿佛在寻找什么,他高跳起来看向熙熙攘攘的人们,然后朝着他挥了挥手,声音像是汇入大海的溪流顷刻被声浪淹没。


  佐助微微抬起头,却只能听到零零碎碎的音节,牵着名为烦躁神经的一根线被绷紧。


  “三——二——一——”


  山中井野笑着问道:“宇智波佐助同学,请问在木叶中学生活的这三年里,你有什么遗憾的事情吗?”


他的视线不自觉的移开镜头,然后就像是烟花突然炸开一样,漩涡鸣人冲到他的面前,似乎是刚想放声大喊,小樱一脸怒不可遏的捂住他的嘴。


  宇智波佐助顿了顿,道:“Nothing.”


  不知是谁起哄似的问了一句:“那有没有最舍不得的人呢?”


   旋涡鸣人手舞足蹈的指着自己。


  “最舍不得的人啊——”


  佐助故意拉长了声音,声调和嘴角都留了悬念而微微上扬,他的视线从未从漩涡鸣人的衣领离开,有点脏兮兮的。


  不知道从什么时开始,他再也不敢直视漩涡鸣人那双湛蓝的眼睛。


  他再看向镜头的时候,旗木卡卡西正拿着本书挡着脸从远处走过。


  “当然是卡卡西老师,我很感谢他这三年对我的教导。”


  录制终了。


  佐助看到了鸣人有些落寞的笑容,很多人的脸上都是相似的神情,小樱是女生堆里的老大,去了一旁组织晚上的狂欢。


  旋涡鸣人说:“今天一天真的累死人了,听三代目校长啰啰嗦嗦的讲了几个小时,我只想快点去一乐大叔那里吃碗拉面,然后回家洗个热水澡。”


  佐助眉头微微散开,道:“我顺路,一起走吧。”


  鸣人微微凑近了,问道:“请客吗?”


  “给我当牛做马两个月,我就请客。”佐助坏笑道。


  鸣人道:“你这个人性格太恶劣了,还是算了。”


  走出校门的那一刻,宇智波佐助感觉心里的某一块突然崩塌了,脑袋从高楼跌落到水泥地面,思考的能力渐渐远去。


  对原有生活突然产生的眷恋,对未知生活的恐惧,被群体感染的情绪,像洪水一样席卷过来。


  还不是夏天最热的时候,还有阵阵微风拂过。


  只是风动了,佐助告诉自己,不是心动。


  鸣人平常冲出校门就会化身脱缰的野狗,今天走的格外的慢。


  在远方泛起轻微赤红的天际下,鸣人折了根青雉的柳枝,叼在嘴里,两只手插进裤子的口袋里。


  “如果我是尘埃的话,你一定是太阳的流星吧。”他想。


  鸣人的影子被夕阳拖到自己的脚下,佐助颔首,漫不经心的看着影子中那一翘一翘的树枝,觉得有些口渴。


  然后影子突然停了下来。


  漩涡鸣人看起来有些慌乱,随即调整了表情,问道:“佐助你去了哪里?”


  他突然不想开口:“T大的医学部。”


  “果然不愧是佐助,我跟你差太多啦。”鸣人把手掌交叉起来,拖住脑袋道:“我当时只知道你报了T大,没想到你也和你哥哥一样要做医生。”


  “别总问我的事情,你是我老妈吗,你去哪了?”佐助加快了脚步,让自己和鸣人并排前行。


  “489.5公里。”鸣人道:”我和你相距489.5公里,我啊想做老师,像伊鲁卡老师那样的人,绝对不要成为卡卡西老师那样的人,医生这个太高端了,我学不来的,但是佐助你也不要小看我啊,我总有一天会成为自己领域的精英的!“


  鸣人把拳头伸了出来,翘起下巴。


  “真受不了你。”佐助小声道:“咱们这算不算和青春作别?”


  鸣人不可抑制的捂着肚子大笑:“真不像佐助你这张嘴里能吐出的象牙。”


  鸣人突然拉过佐助下意识握住的手,贴在了自己的手上,温热的触感。


  “咱们要当一辈子的兄弟,你可不能一个人念书的时候不声不响的死了,还没救人就先把自己学死,不要给卡卡西老师给小樱,还有你鸣人大爷我丢脸。”


  “谁要跟你当一辈子的兄弟。”这是实话。




  他们都不约而同的没有坐电车。


  街头的路灯和满天的星光都是冷静的,他们走到一个有着音乐喷泉的小广场,年久失修,地面锈迹斑斑,投影灯向空气中发散几道微弱的灯光,飞蛾和牛虻孤寂的喧闹,宇智波佐助看到远处的秋千上坐着个小男孩,摇着手里的烟花。


  空气似乎突然暧昧了起来。


  宇智波佐助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他们就这样一言不发的走着,鸣人是话很多的人,他从前那样的滔滔不绝。


  他还记得刚刚结束升学考试的那几天,宿醉,熬夜,醉生梦死,他任凭自己陷进柔软的床垫子里,看天空的蔚蓝色,白云从窗前留下影子,鸽子拍打着翅膀哗啦啦的飞过,。


  他觉得一无所有。


  可是难以抑制的想起鸣人,他觉得奇怪,他记得刚刚认识的时候,他对于这个热血的笨蛋厌恶到不行,可是后来扔掉了“天才”这顶帽子之后,对于鸣人的感情不知不觉发生了变化。


  相处的最后一天里,他们并排走在冷清的街道,一言不发的。


  就像是恋人那样。


  



————————tbc————————

 

 

很久没上lof,我也完成了从高中生变成大学生的转换式。

算是有很多感慨,这篇文送给我的青春。

   

 

评论(6)

热度(36)

  1. 下页※海贼迷ASL♥珊突破天际蓝sky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