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破天际蓝sky

习惯写点东西,这种惯性太猛了,想停也停不下来。

【原创】与现实为名的怪物战斗的人们 佐鸣现代 长篇(2)

关键字:佐鸣only  从同窗到伴侣  无BG 现代校园  双向暗恋

 

两个都不知道彼此心意的笨蛋。

 

没想到假期最后一天的我这么勤奋,第二更。

 

准备好了的话,请下滑。

 

 

 

 

 

 

 

 

 

 

 

 

 

 

 

 

 

 鸣人推开房门的时候,月色跟着一起倾泻进来,稀稀落落的洒在地板的灰尘上,鸣人不记得自己有多久没有好好打扫房间,破破烂烂的旅行箱在门口等着他的归来。


  鸣人把鞋子甩到一边,咚的一声。


  “真是的。”鸣人一边抱怨着一边垫着脚走过玄关,隐隐约约能看到餐厅的微弱灯光。


  鸣人屏气息声,像只猫一样贴着墙边前进,原本落寞的眼睛多了点灰蓝色的光。


  靠的愈来愈近。


  鸣人一瞬间脱下了外套,翻滚出去。


  “伊鲁卡老师!”


  橙红色的外套孤零零的展开在寂静的餐厅中,失去了原本温度的饭菜被保鲜膜包裹着,味增汤的表面结了一层油花。


  鸣人突然觉得有点眼睛发酸,喉咙像是卡了鱼刺,不能痛快的发声,心中的某处裂了开来,露出柔软的组织,随着呼吸隐隐作痛。


  鸣人拉开椅子坐了下来,胡乱扒拉了几口冷掉的饭菜,盐似乎没有化开,咸淡不一的,加热了太长时间的牛肉让鸣人觉得似乎在嚼一块橡皮。


  “这不是完全没有味道嘛——”鸣人的两颊难以抑制的酸痛,口中泛起酸苦的味道,呼吸急促起来:“这样你可会一辈子找不到老婆的,笨蛋伊鲁卡老师,连佐助做的饭都比你好吃。”


  奇怪。


  明明只吃过一次佐助做的饭,怎么偏偏就记住了。


  炖的稀烂的西红柿汤,卖相甚差的木鱼饭团。


  鸣人自顾自说:“你们这样都会找不到老婆的......”


  冰箱的光亮绽放在昏暗的空气中,鸣人刚刚想把饭菜放进去的手悬住了,所有的架子上空空如也,一张纸片摇晃着坠到地面上。


  是伊鲁卡老师的纸条。


  “鸣人:


      抱歉啊,鸣人。


      老师今晚要加班,明天大概不能去车站送你了,你这家伙自己住的话,一定会亏待自己的身体吧,临走之前给你做一顿家乡的饭,吃不完的话不要放到冰箱,倒掉就好了。


      老师不是那么会表达的人,在电话里想说的话可能并不能完全表达出来,我翻了翻你的衣柜,帮你塞了两件外套,D市可是很冷的。


      要好好和别人相处,照顾好自己。


      要成为一名出色的刑警啊。

                                                      海野伊鲁卡。”



    身为刑警的父母因公殉职之后,一直是伊鲁卡老师在照顾他,不知不觉,就变成了这个世界上为数不多可以依靠的人。


  鸣人拿出白板笔,在冰箱门上洒脱的写下一行大字,七扭八歪的。


  “漩涡鸣人谨遵师嘱!”



   鸣人把饭菜倒进厕所,透明的水流旋转着吞噬掉一切秽物,旋涡鸣人突然蹲下身去。


   压抑不住的眼泪,心脏被狠狠地握住。


   “再见了——”


   饮了冰的血终有被冻结的那一天,鸣人擦擦满脸泪痕,只觉得身体不停的被抽空,又被回忆灌满。


  最后重蹈覆辙。


  







  鸣人躺在床上,觉得有些冷。


  夹杂在一切回忆背后的,都是同一张脸。


  墨黑色的头发,装作波澜不惊的眼睛,看向自己的时候总是带上点轻佻的神色。


  虽然自己总是嘴硬,但是佐助长得很好看。


  佐助会在老师检查作业的时候,把自己的作业本扔到自己的面前,眉毛一挑,语气有些欠揍的说:“抄吧。”


  佐助也和他一起奔跑在塑胶操场上,大汗淋漓的冲线之后,伸出一只手把自己拉起来。


  就连刚才一起回家的时候也是,他们挥手作别前,佐助欲言又止的表情。


  鸣人揉了揉乱糟糟的金发,想不到佐助要跟他说些什么,鸣人那一刻的心脏是悬着的,被未知的期待充满着。


  最后佐助什么也没说。


  鸣人想,这可能是他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对佐助说谎,对于他想做个刑警而不是老师这件事,从前跟佐助说起自己想做刑警的年头的时候,总是会被佐助痛骂一顿,说些你这个吊车尾的白痴,不要去拖人后腿了,诸如此类的话。


  波风水门和漩涡玖辛奈是在鸣人四岁的时候离开他的生命的,在缉毒的过程中中了枪。


  父亲一枪毙命,母亲身中数刀,漩涡鸣人记不太清当时的状况了,他仅仅能想起来的,就只有医院惨败的白色,令人不安的消毒水的气味,妈妈的红色头发,宇智波美琴阿姨每天来送一支花。


  佐助他大概是担心自己会不会也遭遇不测这样的事吧,白痴透顶,不过要是佐助知道自己骗了他,说不定会大发雷霆。


  鸣人闭上眼睛,脑海中只剩下那个人的身影。


  分别的地方,是条光秃秃的下坡路,因为电路接触不严忽明忽暗的路灯,佐助欲言又止的脸。


  那样的表情根本不适合他。


  “太糟了”鸣人坐起身来,猛然把枕头扔到床下去:“什么要做一辈子的兄弟啊!”


  你怎么就不知道——


  我其实是喜欢你呢。











——————tbc————

不长不短,那么晚安啦






  

   


  


  

   


  






 

评论(3)

热度(17)

  1. 下页※海贼迷ASL♥珊突破天际蓝sky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