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破天际蓝sky

习惯写点东西,这种惯性太猛了,想停也停不下来。

[翻译]orders 作者 kiyala 今鸣only

原文地址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5731165/chapters/13206571?show_comments=true&view_full_work=false#main

要了授权在等回复的过程中不知不觉就翻译完了,但是太太一直没有回复我,侵权秒删,个人汉化无授权不要转载谢谢合作。

水平有限水平有限水平有限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后期r18情节出没】

-----------------------------------------------------------------------------

“接下来二十四小时里,你可全都要听我的。”鸣子说着,脸上洋溢着洋洋得意的笑容。
就像往常那样的比赛的赌注,今泉没有事先知道也没有同意,几个小时之前,鸣子自信的说自己绝对会在最近的山峰上赢过他。
今泉的嘴角上扬了一个略带嘲讽的弧度,他居高临下的对鸣子说,除非他亲眼看到不然他是不会相信一个豆丁会战胜自己的。
但是现在,他必须得相信了。
而且他必须得硬着头皮干完接下来二十四小时里鸣子让他做的所有事,无论鸣子为他计划了多尴尬的行动,他都必须强撑着做下去,在比赛的时候今泉的脑子里就充斥着各种各样的无理要求。
今泉用手把脸上黏寷腻的汗甩掉,顺便补充些许水分。
“回去吧。”
鸣子说完后,今泉挑了挑眉。
“这是命令吗。”
“咔,你今天可什么都要听我的不是吗,假正经?”鸣子看着今泉不爽又无奈的脸大声傻笑起来。

回程的下坡就容易多了,不必消耗太多体力。身体上汗液黏寷腻的感觉依旧存在着,今泉现在最期待的就是等他们回到寝室后痛痛快快的冲个澡,当然是在鸣子应允的情况下。胃里忽然翻涌上一阵奇怪而不安的抽寷动,他不能描述出这个感觉是不是不详的预兆。
今泉没有管那么多,只是将游离的思绪又转回到自行车和鸣子的身上。
他们似乎只要在一起骑行就会争吵,日复一日,从未改变。
鸣子夸耀着自己是多么的厉害,夸下海口称自己一定会在下一场大比赛中把假正经远远甩开,今泉也不甘示弱,原封不动的反驳回去。
风从皮肤上温柔的擦过,留下充实的回味,纵然一切都美好如初,今泉依然在等待着鸣子留给他一些或许仔细思考过又或许没经过单细胞的大脑的命令,一些他需要去做的事情,不管他心里是否抗拒。
然而什么都没有,今泉感到一阵难以抑制的愤怒贯穿了他的身体。
鸣子是第一个提出以这种命令的方式做赌注的,不能兑现的赌注,根本没有存在的意义。
无论鸣子让他做什么羞耻的事情,他现在的感受都一定会比现在更好,除非,鸣子的最终目的就只是要戏弄他。
鸣子似乎注意到了今泉愈来愈阴沉的脸色。
“喂,假正经你没事吧?”鸣子开口问道,眉毛不经意间上扬少许,语气间带着点关心的疑惑。“你看起来好像过热了”
“我好得很。”
啪嗒一声,今泉俊辅的脑子里某一根线似乎崩断了,他明显带着攻击性的话语让鸣子一愣,但是他不打算为此道歉。
“喝点水吧”
今泉接住鸣子扔过来的水壶,完成了送货员交接货物般的流程,似乎只有这样,才能让之前的赌注有了一席之地。
鸣子一直注视着他,一刻也没有转开目光,今泉则像孩子般转开脸,眉头紧锁,头也不回的往前骑,因为这样,他就不必和那个聒噪的冲刺手交流。鸣子保持沉默,没有和今泉并行,而是选择默默的骑在今泉的后面,背后鸣子炽寷热的目光隔着布料穿透身体,让他又一次全身不安。
当他们终于回到宿舍楼下时,鸣子突然转过身来露出一个狡黠的笑容。
“喂,假正经,去停车。”
仅仅是这样吗,今泉自顾自的想着,从鸣子手里接过自行车时连一点抱怨都没有。同时控制两辆公路车并不是一件容易事,但是今泉做到了,上楼之前他流畅的锁好了车子。
鸣子是最先回来的,他脱下自己湿漉漉的衣服,用毛巾擦拭因剧烈运动而流下的汗水,他捕捉到今泉进到屋子里然后随手带门的身影,然后呆呆的看着,什么都没有说。
然后鸣子终于不堪忍受压抑的氛围率先开口。
“去给我买喝的,假正经。”
“自动贩卖机在外面,我们已经回来了,你只能在我们在外面的时候指挥我。”
“别狡辩,快去。”
今泉小声嘟囔了一句,然后抓起外套和钱包下楼,他给鸣子买了瓶运动饮料,给自己买了瓶水,回到楼上时就看到了鸣子意味不明的眼神。
“我说过你可以给自己买吗?”
“我很渴。”
今泉甚至能听见自己咬牙切齿的声音,但是没有办法反驳,因为刚刚在回来的路上鸣子让他喝了自己的水,这是重要于一切的原则。
“感觉真坏。”
鸣子嘟囔了好几遍,然后嘴角展开成一个自信过头的笑。
“假正经,给我口寷交。”
听到这句话,今泉不可置信般的冻在原地,鸣子的命令没有改变的意思,又或者他根本没有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也没有意识到他好像在邀请和今泉做。
他可能真的是在邀请今泉。
然后今泉跪下了。
“喂...你..!”
鸣子被今泉突如其来的举动惊的后退半步,几乎被床脚绊倒,靠在今泉的肩膀上才勉强稳住下滑的身体,两人接触的部分好像被烧伤般的炙热。
“你说让我给你口寷交。”今泉皱着眉头说,现在他半跪在鸣子膝边,之前胃里翻江倒海的不安已经消失不见。可能就是这样,从他在等待鸣子使用他们之间的赌注做某件事时空气中充斥的紧张感从他们开始同寷居时就开始了。
“我做不做,悉听尊便。”
鸣子艰难的咽了一口口水,然后非常小心的把一只手放在今泉的头上。
“嗯,对,你要听我的。”
他的声音不若往常般的坚定不移,今泉等待着,防止鸣子突然改变主意。
但是他没有。

二人的呼吸如同刚刚爬完山那样沉重,今泉粗暴的解开鸣子裤子上的腰带,鸣子的手颤抖着协助他把裤子褪到膝盖处,将全身重量压在床的边缘。
今泉笨拙的接近,一只手紧贴着鸣子的昂扬,然后另一只手拉下他的内寷裤,让鸣子半燃的欲寷望完全暴露在空气中。
今泉迟疑了一会,然后鸣子把自己的手覆在他的手上,青涩的动起来,很快今泉便夺回了主导地位,似乎是哄骗般的让鸣子之前半疲寷软的硬度达到顶峰。
今泉觉得嘴里越来越干燥,不禁伸出舌头舔shì嘴唇,艰难的吞咽了一下,抬起头正好对上鸣子惊讶的目光。
鸣子此时的表情在今泉看来美好到极点,这是一张今泉习惯了很久的脸,他觉得自己很早之前就该这么做。
今泉低下头小心的亲吻鸣子的炽寷热,然后伸出舌头舔shì它,直到听到鸣子颤抖的呼吸音和无法抑制的呻寷吟,他判断鸣子似乎要忍受不住时停下来片刻,这个动作似乎在鼓励鸣子,然后今泉继续做更羞耻的事。
他张开嘴,小心的避开坚硬的牙齿用嘴唇完全包裹住小鸣子。
“嗯...”呻寷吟从鸣子的嘴边漏出,他的声音紧绷着发出“嗯...呜嗯....”的声响。
然而给别人口寷交比今泉想象的要困难的多,他根本没有办法把鸣子的全部都放进嘴里,也可能是由于太紧张的缘故,他不能让自己的嘴和鸣子的娇寷嫩之处完全契合,但是鸣子低声呻寷吟着,全身都绷紧,大寷腿寷根部止不住地战栗。
忽然今泉皱着眉头褪出来,似乎是想要戏谑一下鸣子,然后仅仅看到了鸣子红透的脸就再也忍耐不住狠狠的吻上去,直到鸣子的嘴唇都变成血红色。
“我快要去了。”鸣子迷离的告诉他。
“这么快就已经这样了么?”
今泉难以抑制喜悦的问他。
“闭嘴假正经。”鸣子喘息着说,当今泉又开始抚摸寷他的时候臀寷部又开始颤抖。“我...从来..都没有过...”
“啊。”今泉赞同的回答“谁不是呢。”
或许和其他人一起做这种事很奇怪,但是他们对于现在做的感觉不到一点怪异。
今泉舔舔嘴唇,想知道鸣子是否会让他多练习几次。
仅仅是因为他,鸣子的脸上洋溢着纯粹的幸福,今泉想了想,觉得自己还是很喜欢这次机会的。

评论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