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破天际蓝sky

习惯写点东西,这种惯性太猛了,想停也停不下来。

【今鸣】非友(1)

#单曲循环产物#

#无文笔#

#短打无逻辑#

夏天的蝉似乎是不知疲倦似的,将仅有的短暂生命燃烧殆尽。

换做以前,今泉俊辅或许会烦躁不已,但是现在他无论如何都烦躁不起来,仿佛对一切都失去了兴趣。

天空仍是明亮的蓝,但在今泉的眼里却无论如何也看不出平常的颜色,就连正在攀爬的坡道都像是被拉长了无数倍。

明明是和以往的夏天重合的景象。

不输给IH赛场的炽热阳光直射在柏油路面,墨绿色的树叶在街道两旁投下阴影,偶有黏腻而不清爽的风吹过,将机油气味的空气悉数灌进肺里,连呼吸都变得痛苦。

汗液沿着鬓角处的碎发流下。

最能让人挥洒热血的季节已经来了,而有些人却要悄无声息的离开。

 

从明天开始,他就是卒业生了。

 

在他高中生涯的最后一届IH中,总北高校获得了综合优胜,没什么可遗憾的。

今泉把活动室里属于自己的柜子收拾干净,然后把自己的名牌换成了空白的。

使用了三年的活动室,不大的空间里充斥着机油和橡胶的气味。

阳光从窗口泄进来,空气中的灰尘变成了的光斑缓缓浮动,蝉不知疲倦似的,将仅有的生命燃烧殆尽,时间向后快速流动,不存在于此刻身影在今泉的眼里异常清晰。

有人在门槛处摔倒了一次又一次,耳边回响了一年多的电话铃声,被打开了一次又一次的柜子,拿起又挂上的车架,打气筒的嘶鸣,然后有一个不知道安静的人,永远都要做最显眼的那个,吵得要死,非常能逞强,一张永远不会服输的脸。

他拼命过头剧烈起伏的胸膛,抬起头颈间若隐若现的锁骨,让他傻笑的脸多了几分狡黠的虎牙,耀眼的红发。

高中三年,一直在自己的身前身后。

脑海里满满都是他。

今泉觉得自己的鼻腔突然酸痛起来,然后抬起头,发现鸣子的柜子已经空白一片。

那家伙...前几天就回大阪了...

“鸣子...谢谢了.....”

自己的声音在空荡荡的室内孤独的回响,然后沉闷的上锁声音让一切的回忆曳然而止。

真的什么,都没剩下吧。




  



 


评论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