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破天际蓝sky

习惯写点东西,这种惯性太猛了,想停也停不下来。

【今鸣】非友(2)

#单曲循环了两宿产物#

【私设:今泉的妹妹名字叫Misaki 美咲,比今泉小两岁//顺便这篇文是今泉视角】

今泉开始接触公路车后,和美咲的关系变得更加恶劣起来,日复一日的枯燥训练磨灭了他所有的耐心,大部分时间,他把美咲当做一盆植物,不经意间会看上几眼,不给予过多的关怀,脸上永远都写着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神情。

美咲对他的态度从期待到失望,从失望到疏远,到后来就成了没有什么感情在的名义上的兄妹。

 

“俊辅哥,我觉得你似乎没有以前那么冷冰冰的了。”

今泉美咲用餐刀切下一块鸡腿排孩子气的塞进嘴里,满意的舔了舔嘴唇上残留的酱汁道。

“大概是你的错觉,思春期么。”

“不是哦。”美咲微微一笑“就好像你突然开窍了一样,还是说除了自行车也找到了人生的乐趣呢。”

“人生的乐趣?思春期的少女想象力真是丰富,我吃完了。”

说完,今泉头也不回的回房间去了。

 

“就好像你突然开窍了一样,还是说除了自行车也找到了人生的乐趣呢。”

 

似乎连今泉本人都没注意到,他听到这句话时,一瞬间脸上出现了置若罔闻的神情。

人生的乐趣吗?

除了自行车,还有什么能让自己发自内心的感到快乐。

今泉仰面躺下去,让整个身体陷在柔软的床里,似乎这样就能逃避整个世界的空虚。

不经意间看到了椅背上搭着的队服,空洞的眼神渐渐又恢复了焦距,记忆中的时间肆无忌惮的划过皮肤,眼前又出现了几日前的光景。

 

“鸣子...吗...”

 

他和一个人站在峰山那条攀爬了无数次熟悉无比的坡道的顶点,远方的天空泛起火焰般的赤红,在海面上折射出迤逦的光景。

然后有人毫不收敛的大笑打破了片刻宁静。

“咔咔咔...哈...这下就是我第411胜了。”

红发少年仰头灌了一大瓶水,用脏兮兮的手套擦了擦顺鬓角淌下的汗水道。

但是脸上,丝毫没有胜利的喜悦。

“假正经,这可是我们最后一场比赛了,输给我回家可不要哭鼻子啊。”

今泉意味深长的看了远方一会,身体内部里似乎有一只无形的手正在缓缓地将五脏六腑搅碎,他异常艰难的从嘴里挤出几个字来,几乎用了他全部的力气。

“别小看我,”他略微停顿了一下“毕业,决定好干什么了吗?”

鸣子把整个身体靠在栏杆上,抬头仰望,几只结伴的海鸥扑楞着翅膀从天空飞过,叫声撕裂了空气。

“今晚就回大阪了,假正经你呢。”

“收到了国外学校的offer。”以后见面大概很困难吧。

“那大概以后会很少见到假正经那张假正经到不行的脸了。”

然后谁都没有说话,仿佛这样就能阻止时间的流动。

直到太阳被海面所吞没。

鸣子突然在单肩包里掏起什么来,然后塞进了毫无防备的今泉的怀里。

“我才不是因为怀旧呢,就是...”

鸣子突然露出个灿烂的不行的阳光笑容。

“假正经你可...千万不要把我忘了啊!”

今泉愣了一下,发现手里抱着一个号码比自己的小很多破破烂烂的总北队服。

是鸣子的队服。

“那就再见了。”

“嗯,后会有期。”

今泉站在原地,看着那个小小的身影消失在坡道的尽头,怀里的队服似乎突然变得有千斤重,一种难以言喻的痛苦突然淹没了他,然后就真的干呕到满脸泪痕。

然后夏蝉不再鸣叫,落日不再西沉,记忆就定格在了这一秒,逐渐变成灰白色。

 

今泉伸手拉过那件队服,把脸深深埋在其中。

痛苦的难以呼吸。

 

 

 

 

【在想要不要到这里就完结呢,毕竟之后我会后妈力max的,这篇文讲的就是两个迟钝到不行的人失之交臂的故事】

评论(7)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