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破天际蓝sky

习惯写点东西,这种惯性太猛了,想停也停不下来。

【今鸣】非友 3

这个就是前段时间写的我分不清你是友情还是错过的爱情的后续,仔细想了想,觉得这个名字更贴近我笔下的今鸣www

刚刚结束考试爬上来小更一段,谢谢之前有位筒子的鼓励。

于是

#已经不知道自己究竟在写什么系列#

卡夫卡说过,人要往前看,因为遥远的未来才看的最清楚,然而今泉俊辅对于未来这个词汇无比抗拒。出国之后,就真的陷在了名为回忆的沼泽中。

毫无动力可言的生活节奏,与人的交流仅仅为了获取所需,相差甚远的思维,再加上繁重的课业几乎是完全磨灭了他的戾气,等到他认识到自己如行尸走肉般的时候才想起了高中之前的自己是依靠自行车抵御孤独的。

然后就忘我的穿梭在异国的城市街道上,人的身影快速从身边掠过,风带走指缝间发丝间的黏腻汗水,速度的提升将柏油路的气味灌进肺里。

就好像高中时一样。

等他再次抬起头时,发现自己站在一片完全陌生的穹顶之下,不知所处何处,而在人群中的自己,就像是大海中的一条淡水鱼,无法呼吸濒临溺死。

然后他才真真切切的意识到,啊,这里不是千叶啊,无人相识,孤身一人。

 

今泉常常会想起鸣子,想起八百多场无所谓的比赛,想起自己对他说放弃做冲刺手他不可置信的表情,想起他用尽全部力量传达给自己的托付,想起最后的峰山上他似笑非笑的表情,今泉同样怀念高中生活,但是其余的在这份光辉的照耀下便黯淡无光了。

鸣子章吉,这个男人是不一样的,是比友情还要深刻的,带着酸楚,他的内心如是告诉他。

 

偶尔会受到鸣子毫无营养的短信吗,比如大半夜会收到[假正经你猜我在干嘛]或者是中午吃饭时受到一句[晚安][假正经真是假正经到不行]

看到这些今泉一般会回上一句也是毫无营养的[烦死了,红毛]

今泉可能有些理解东堂和卷岛的频繁联络,即使是这样无关紧要的对话,也成为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小部分。

然后浑浑噩噩的熬过了四个月,今泉拖着行李踏上回国的航班。

 

到了聚会的居酒屋时,第一个看到的是小野田,站在路灯下拖着长长的影子,换了一副黑色边框的眼镜,头发长了些,远远地看到了今泉高挥手臂,然后今泉用力的和他击掌说。

“坂道,好久不见”

小野田的眼睛仍是清澈的蓝,露出一个大大的微笑。

“好久不见今泉君,快进去吧,鸣子和前辈都在等着呢。”

拉开居酒屋的蓝色布帘,火热的气氛似乎停顿了一下,所有人的视线集中在今泉的身上,田所,金城,手岛青八木,还有箱学的福富和荒北,当游离的眼神捕捉到角落里一抹鲜艳的红色时,呼吸明显一滞,其余人打招呼的声音渐渐淡出他的世界,他看见鸣子在看见他的一瞬拍着桌子站了起来,身体微微颤抖着,嘴张了张却惊的说不出话来,很长时间才嗫嚅着吐出[假正经]几个音节来。

“承蒙照顾,大家好久不见。”

然后他看见鸣子从座位上跳跃下来低着头跑到他的眼前,用力给了他肚子一拳,然后抬起头看着他的眼睛,似乎有很多个词语堆在喉咙中不知道说出来的顺序,过了许久,才挤出一句话来。

“还...真的赶在我把你忘了之前回来了...笨蛋假正经”

然后今泉收了收力道拍了拍鸣子的红脑袋。

 

“那么多胜负,还没跟你算账呢。”


评论(2)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