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破天际蓝sky

习惯写点东西,这种惯性太猛了,想停也停不下来。

【今鸣】非友4

非常对不起大家,我卡肉了、、

那么、、

请下滑、、

-----------------------------------------------------------------------------




今泉俊辅并不是那种能很好融入到火热的聚会气氛中的人,这点和鸣子截然不同,即使所有人都是故知,今泉也只是偶尔应和一下别人的问题,随意调侃一下近况。

夹起的天妇罗塞进嘴里后,喉咙中泛出淡淡苦涩,好像咀嚼一块橡皮,然后某一时刻对上鸣子的眼睛,眼神的短暂交汇让他读出了某些意味不明的情绪,之后像是在逃离什么危险事物快速移开。

鸣子拿着和自己小臂差不多高的啤酒杯和田所竞赛喝酒,一只手勾住小野田的脖子,肆无忌惮的大笑,漏出标志性的虎牙,整张脸就如他的红发一般潮红。

头发和高中时比短了些许,一侧的刘海用一字夹夹到耳后,身高似乎也高了几厘米,看起来脱去了稚气。

今泉有很多事情想要问他,短信中他们不会说生活的近况,毫无意义的聊着,然而可以在短信中维持的亲密关系,在现实生活中还想回到高中时的放荡不羁,他做不到,想必鸣子也做不到。

他们不再是孩子。

像是被一条巨大的时间洪流分隔在两地,怎么游都无法靠近,就连呼喊的声音也被掩盖住无法传达。

今泉倒了一小杯清酒仰头灌进口中,一路的灼烧感终于在身体深处泛起了暖意。

鸣子现在一定热的要死。

今泉如此想着。

 

“今泉,你把鸣子送回去吧。”金城费力的架起喝得不省人事的田所抬起头道“小野田已经回去了,鸣子的宾馆就在这附近。”

然后嫌弃的把田所满是酒气的嘴推到离自己的头部稍远一些的地方。

“那我回去了,下次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再见。”

居酒屋的门拉开又合上,只剩下满桌狼藉,和同样不省人事面露痛苦的鸣子。

鸣子整张脸都贴在桌子上,皱着眉头的脸看起来有些不安,今泉叹了口气,拍了拍鸣子的身体。

碰到了。

然后声音难得的温柔下来。

“起来了,鸣子。”

鸣子听到了声音迅速抬起头来,然后又垂下头像只火烈鸟一样把头埋在臂窝里,含含糊糊的说。

“你这个装...b泉。”

今泉觉得有些想笑。

“彼此彼此,红毛矮子,你倒是起来啊。”

然后他把鸣子架起来,让他的体重完全压在自己身上。

然后鸣子就吐了他一身。

 

 

今泉从浴室里出来之后不愿回想起带着一身秽物和鸣子两个人互相依偎着走在夜半的街道上的情景,导致现在身上的衣服必须要清洗,只能和鸣子凑合睡一晚。

今泉裹着浴袍把躺在床上的鸣子拖进浴室扔进浴缸,把他的衣服扒了下来,过大的动作让鸣子看似清醒了许多,然后他抱着膝盖蜷缩在浴缸里,头发乱糟糟的,眼睛没有什么焦距盯着浴室的角落。

“假正经。”

“嗯。”

今泉把花洒打开,把鸣子的头发全部打湿,水声很大,今泉还是听见了。

“我给你的东西。”

鸣子本就沙哑的声音此时更加疲惫。

“还....留着吗。”

今泉感觉心跳漏了一拍,但是手下的动作没有停止,他把香波倒在鸣子的头发上,揉出细密的泡沫,海盐的味道。

等到泡沫冲尽的时候才终于开口。

“只有你的东西,我不会扔的。”

然后身体突然被一股力道拉扯前倾,湿软的头发贴在了自己的脸颊上,水顺着皮肤缓缓滑下。

有人把冰凉的嘴唇贴在了他的嘴唇上。

只是很短的一瞬。

“今天我是醉鬼。”


评论(15)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