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破天际蓝sky

习惯写点东西,这种惯性太猛了,想停也停不下来。

【今鸣】非友 完结章

全文一共七千多字我居然拖了两个月【跪下谢罪】

连续爆肝的日子终于结束了。

那么

请下滑

-------------------------------------------------------------------

做过之后,一切都还是原来的样子。

 

天空明朗的蓝,窗台上沐浴在阳光里绿色植物,书脊上有着使用痕迹的划痕,被子里家的味道。

 

十点零五分,今泉俊辅透过被子的一角看着由暗淡变成朦胧的橘黄色的窗外风景已经三个小时。

 

什么都没变。

 

就像隔天清晨鸣子背着对他说的那样,我们还是朋友啊。

 

做过的朋友?

 

得到的回应是再见了,和门被关上时空洞的声音。

 

不应该是这样的,他追出去碰到门把手的那一刻却放弃了,不是朋友还能是什么关系呢。

 

耳边似乎响起了某种重要的东西掉落的声音,好像掌管人生的的发条不再紧绷,每一秒都像是最后一秒,水是静止的,云是静止的,海面上偶尔沉浮的海鸟,桥梁上每隔一段时间疾驰而过的火车,道路上匆忙的人们,循规蹈矩的追随着既定的人生轨迹,日复一日。

所有都与他无关罢了。

有一种什么都无法改变的无力感。

 

现在,今泉俊辅脱离外界整整三天。

 

一点十分,今泉俊辅终于想起了被扔在床下的手机,因为电量耗尽而成为了没有实际用途的废品。

一点十二分,手机开机,今泉看到了收件箱里躺着的二十八封未读邮件。

全部都是鸣子发来的,然后今泉几乎用了全部勇气一封封点开。

 

[假正经,我回大阪了]

[睡了?]

[喂,你是死了么。]

[不不不,一定是因为便秘在厕所里呆了一整天。]

[看见的话回复我啊!]

[居然敢无视鸣子大爷的邮件]

[晚安,假正经今天也这么假正经]

[早]

[我把变速器换成电变了,看我下次比赛拉爆你]

[你是不是把手机掉在马桶里了]

[我真的在怀疑假正经你是不是因为走在马路上太装了被人打成骨折才失踪的]

[看见的话回我啊]

[今泉俊辅便秘的第二天]

[难道去过成人的生活了?假正经我真的看错你了]

[好烦]

[哈?关机,你平常都不关机的吧]

[你这样让人超担心的]

[不不不,上面的话是我妹妹发的]

[假正经]

[假正经]

[假正经]

[假正经

[啊我受不了了,我去千叶]

[一定要拷问你为什么连我的邮件都不回]

[我明早去千叶]

[我出发了]

[坐上新干线才发现高中我都没去过你家!]

[我在峰山等你到两点,有话和你说,认真的。]

 

看到最后一封,今泉的心跳失速了,他不知道该不该去找他,还有四十八分钟能不能赶去峰山见面,他害怕再次听到某些事实。

 

今泉决定用抛硬币的方式决定要不要去找鸣子。

闪烁着银色光泽的硬币撕裂空气发出清脆的声响。

正反两面以肉眼看不清的速度快速交替。

硬币掉落前,今泉就知道了答案。

他知道了自己一直逃避着的东西。

 

对鸣子的喜欢,无可救药的喜欢。

 

[我真是笨蛋,怎么现在才发现呢]

 

他对鸣子的感情,早就不是朋友了。

 

然后快速的夺门而出,推起被遗忘在院子里很多年的自行车疾驰在走过无数次的去往峰山的路上,听着花鼓抽打空气的声音,自身肆意自由的呼吸声,风从耳边呼啸而过,阳光无声的洒落。

 

鸣子,你知道吗,我很久以前就被你吸引住了。

扎眼的红色头发,总和我对着干的性格,绝对不会认输。

第一次高中联赛上狠狠的出了一次风头。

总是第一个想着牺牲自己。

 

我曾经在丛林中迷路过,

走出来之后觉得还是要告诉你的吧。

单向也无所谓。

 

 

“我喜欢你。”

 

然后数落着今泉为什么不回邮件的鸣子愣住了。

 

“噗。”

鸣子低下头,一只手捂住嘴,另一只手揉了揉今泉的头发。

“看来我们都没变啊。”

 

然后抬起头笑了,露出左边的虎牙。

 

“从认识你那天开始,我们的同步率就超高的。”

“又被你抢先了。”

 

鸣子环上今泉的脖子,踮起脚,嘴唇贴在今泉脸边几毫米处。

 

“这下是你第411次胜利了,混蛋假正经。”

 

 

今泉俊辅和鸣子章吉不再是朋友了。

 

因为友情的结束,是恋爱的开始。

 

 

评论(4)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