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破天际蓝sky

习惯写点东西,这种惯性太猛了,想停也停不下来。

【今鸣】恋爱禁止条例

今鸣only 交往前提 鸣子k记暑期兼职 时间轴混乱

ooc严重 调整状态作 近期会打一个今鸣的角色黑化性转,构思ing

如果可以接受的话请下滑——






 

“小姐,这里可以点餐哟。”

排在长队后的女子高中生被拖着长长尾音的大阪腔所吸引,看到了隔壁刚刚写着暂停服务的收银台后出现了一个赤发少年,边摆手边咧开嘴角露出虎牙,阳光中还带着几分狡黠。

她四处张望了一下,确定在叫自己之后走了过去,才发现少年原来和自己的身高差不多,年龄也相近。

“小姐你真的超正的!”

“唉?!”

女孩子被突如其来的称赞搞得有些不知所措,惊慌中手指捂住小巧的嘴巴,低下头断断续续的说。

“那个!我要…套餐B!”

几乎在同时,少年已经为她配好餐,然后露出亲和力满满的笑容。

“欢迎下次光临!”

女子高中生觉得心跳似乎漏掉了几拍,脸不自觉的发热泛起一片绯红,临走前,她特意回头看了一眼少年制服胸前的铭牌——鸣子章吉。

 

是的,鸣子章吉。

在这似火的八月,各大赛事竞相上演的暑假,他没有成为疾驰在公路上的浪速飞人,而是出现在了千叶商业街的k记里兼职。

虽然这一切都是他咎于他十分糟糕的理财能力。

鸣子的零用钱是十分充裕的,但是他在两个礼拜内升级了变速器套件和碳刀轮组,账户上就只剩下可怜的个位数了,再加上前些天骑行途中忘记了碳纤维是多么的娇贵,骑过石子路的时候忘记了减速,结果就是一对轮组都受到了不同程度的伤害,然而鸣子连返厂重修的运费都掏不出来。

本着不想麻烦父母的原则,再三思索下,鸣子决定打工。

最后选择k记的原因完全是因为鸣子喜欢热闹的性格。

手指敲击在收银机上的清脆声响,可乐杯中冰块的快乐碰撞,炸的金黄而多汁的鸡块,香甜软糯的红豆派,还有小孩子点餐时稚气未脱的童音,鸣子觉得,这份工作简直就是为他量身定做的。

 

过了午餐的时段,客人渐渐少起来,鸣子在补充袋装番茄酱的时候感受到了由上到下的压迫感。

“欢迎光临。”

视线慢慢上移。

浅蓝色t恤上闪闪发光的金属兔子商标。

拄在柜台上晒成健康肤色的小臂。

托着下巴的骨节分明有着明显半指手套印的手。

和一张鸣子明明熟悉得不行却每次见面都想要给他一拳的脸。

 

“假正经!你是来拆我台的吗!”

 

今泉俊辅此时饶有兴趣的看着咬牙切齿将大半个身体探出柜台的恋人,笑的有些不怀好意。

“这个就是服务生该对主人的态度吗?”

“这里是快餐店又不是女仆咖啡厅你给我适可而止一点!”

 

鸣子大声咆哮着,然后突然发现周围寂静下来,所有人的视线都朝着自己的方向,脸的热度瞬间上升,然后挡住嘴贴近今泉的耳朵小声说。


“假正经你到底来干嘛的,如你所见我在工作中可没法陪你去骑车。”

 

然后今泉漫不经心的把头转到旁边去。

 

“陪美咲逛街的时候突然肚子饿了,看到k记突然想吃汉堡。”

 

“假正经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妹妹从来不理你!”

 

“那就是想吃汉堡肉了。”

 

“从你家到这至少两个小时而且从你家穿过一条街就是k记!”

 

“谁知道呢,鸣子,工作的时候可不能带上个人感情。”今泉停顿了一下,看着像是被惹毛的幼虎一样的鸣子,嘴角上扬起一个微妙的弧度,从单手托着下巴换成了双手交叉的姿势。

“你要怎么服务客人呢?”

 

[啪]

 

名字清楚的请见自己的某根神经被过热的cpu烧断的声音。

然后面部机械的颤抖着挤出一个有些惊悚的笑,虎牙泛着森森白光。

“这位客人您准备好点什么了吗?”

今泉将视线移向别处,装出一副人畜无害的样子,喃喃道。

“嗯……吃什么好呢。”

 

完全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

 

[啪]

 

鸣子的神经又崩坏了一根,然后搭在了某条不对的线路上。

 

“什么,客人您刚才说的是十五份土豆泥吧,好的我明白了请稍等。”

如机关枪一样叙述了可怕的事实同时手指已经操纵键盘打印出了小票。

“喂鸣子!”

今泉俊辅只看到鸣子突然把手伸向自己条件反射的后退了些许,然后放在上衣口袋里的钱包顺势被拿走,鸣子快速的抽出几张纸币然后把钱包扔给了一脸茫然的今泉。

 

“欢迎下次光临,今泉少爷。”

鸣子边做鬼脸边说着。

这下子轮到今泉的嘴角抽搐了。

 

 

鸣子回想起来假正经端着堆积成山的土豆泥的情形就憋笑到胃痛,印象里今泉是黑着张脸走到了远离收银台的位置,可能自己确实有点过分,但是他想今泉这种大少爷出身是不会在乎的。

鸣子抬头看了眼墙上的钟表,近五点,快到换班的时间了。

然后和店长打了招呼往更衣室走去。

[假正经那家伙应该走了吧]

 

“唔!”

鸣子突然被捂住了嘴然后被一股力道拖进厕所里,因为重心不稳就被对方顺势压在墙上。

鸣子回过神刚想大骂抬头就对上了一双满是笑意的眼睛。

“假正经你突然发什么疯!报复吧,绝对是报复!”

“嗯,是报复,土豆泥真的难吃死了。”

“哼,这就是你挑衅鸣子大人的下———唔——”

突如其来的吻如夏日的暴风雨一样让人措手不及,柔软炽热的唇紧紧压迫着他,呼吸被剥夺,许久,今泉俊辅才离开,两人的呼吸都有些急促。

 

“尝到了吗,鸣子。”

 

“呼——谁会知道啊!”

 

然后今泉撩开鸣子的刘海,轻轻落了一个吻在他的额头上。

 

“回家吧。”

 

 

K记的店长看到了餐桌上每盒都只动了一口的十五盒土豆泥,还有从厕所里出来的衣衫不整的鸣子和高个子男生,决定在员工须知里加上一条工作时间禁止恋爱的规定。

“现在的年轻人真是——”

三十岁的店长看着推着自行车小打小闹的二人,微微一笑。

“算了,也没什么不好的。”

 

 


评论(10)

热度(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