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破天际蓝sky

习惯写点东西,这种惯性太猛了,想停也停不下来。

【今鸣】七夕贺 相性xx问


其实具体写到几问我也不太清楚了,头昏脑胀要爆肝,今晚大概还会更一个御泽的论坛体?(我这家伙说好的黑化文也没能写完挠墙状)
那么还是祝大家七夕快乐,欢迎被今鸣夫夫秀一脸







东堂:hello各位女粉丝们,我就是sleeping beauty,沉睡森林的美型,箱根学园的王牌爬坡手总有一天会和小卷结婚的东堂尽八!喂喂maki酱!

【身处英国的卷岛:够了!给我好好主持节目咻!】

东堂:小卷好过分!!咳咳,现在是今鸣相性一百问的节目现场,有请我的两位可爱后辈!

【观众:怎么看都是小卷的后辈吧……】

鸣子:咔咔咔!我就是燃着关西魂的浪速飞人天才鸣子!

今泉:(扶额)这家伙还是一如既往的……热情。

东堂:那么我们开始吧!

东堂:第一问!请问你们的名字。

鸣子:天才的推进器鸣子章吉!

今泉:人家根本就没问你这么多吧,红毛。

鸣子:总比你这个假正经好。

今泉:(冷笑)今泉俊辅。

东堂:你们两个还真是欺负我这个异地恋!第二问,年龄是?

鸣子:十七岁。

今泉:嗯。

东堂:性别?

鸣子:男子汉!

今泉:(os 这不明摆着吗)男。

东堂:请问您的性格?

鸣子:要出尽风头!

今泉:大概是自负吧。

东堂:那下一问,请问对方的性格?

鸣子:假正经的不行!

今泉:随你便,你还不是每天拼命过度的样子。

东堂:两个人是什么时候相遇的?在哪里?这个问题好白痴,tv制作组的煞费苦心你们没有看到吗!

(观众:这些人里你才是最马鹿的吧)

今泉:鸣子入部的时候,自行车竞技部活动室。

鸣子:居然被你抢先了!

今泉:(满足笑)

东堂:那对对方的第一印象呢?我和小卷可是balabala……

(观众:你闭嘴)

鸣子:装b泉。

今泉:自大狂。

东堂:你们两个真的是恋人吗!

东堂:喜欢对方哪里?小卷的一切我都喜欢!穿衣品味自行车涂装用的沐浴露还有穿的内裤的牌子——

卷岛:你给我闭嘴咻!

东堂:啊啊啊啊电话忘挂断了!小卷你听我解释!

今泉:(扶额)感觉知道了关于卷岛前辈不能知道的东西……

东堂:被小卷骂了……我们继续吧。

鸣子:喜……喜欢的话……

今泉:都喜欢。

东堂:那有没有讨厌对方的地方呢?

今泉:与其说是讨厌不如说是希望他改掉爱逞强的毛病。

鸣子:假正经。

东堂:你除了假正经不会说别的了吧……

鸣子:咔咔咔,鸣子大爷的词汇量可是日本前几!

今泉:那你倒是说一个啊。

鸣子:……装逼泉。

今泉:……

东堂:觉得和对方相处的好吗?

今泉/鸣子:(异口同声)一点也不好。

东堂:如何称呼对方?我觉得这个问题可以跳过。

今泉:红毛。

东堂:鸣子你不用说了!

东堂:希望对方如何称呼你?

鸣子:鸣子大爷。

今泉:(坏笑)旦那。【老公的意思】

鸣子:你走开!

东堂:比喻的话,对方像什么动物?

今泉:幼虎。

鸣子:兔子。

东堂:送礼物的话会给对方什么?我给小卷寄过好多东西不知道有没有收好……

卷岛:收着咻。

东堂:我的手机是坏了吗!小卷我好感动!我做完节目就飞去伦敦!

卷岛:你别来咻!

今泉:看他有没有想要的。

鸣子:请他吃饭。

东堂:想收到什么礼物?

鸣子:超大的钢普拉!

今泉:没有特别想要的。

东堂:有对对方不满的地方吗?有的话是哪里?

鸣子:总是瞒着我自己的事。

今泉:不服输,还有就是太拼命。

东堂:你有什么癖好吗?

今泉:会把指甲磨得很平。

鸣子:洗澡的时候哼歌吧。

东堂:对方有什么癖好吗?

鸣子:只喝宝矿力。

今泉:洗澡的时候唱歌,像演唱会一样。

鸣子:我的嗓音可是能成为艺人出道的!

今泉:是是是。

东堂:对方做了什么会讨厌?

今泉:身体不舒服坚持训练。

鸣子:假正经的时候。

东堂:你做了什么对方会讨厌?

今泉:觉得平时都在互相嫌弃。

鸣子:加一。

东堂:两人的关系进展到哪里?

今泉:该做的都做了。

鸣子:不该做的也都做了。

东堂:好像听到了不得了的东西。

东堂:初次约会是在哪里?

今泉:寒咲自行车店,我们两个的自行车要定期检修。

鸣子:我都不记得了。

今泉:所以说你是单细胞生物。

东堂:那时候的气氛?

鸣子:天气超热。

今泉:你是笨蛋吗,问的是气氛不是天气。

鸣子:咔……好像没什么特别的,像以往那样。

今泉:你这家伙……

东堂:那时进展到哪里了?

鸣子:k……kiss

今泉:嗯。

东堂:经常约会的地点在哪里?

今泉/鸣子:后门坡。

鸣子:不要学我说话!

东堂:对方生日时会做什么?

鸣子/今泉:比赛。

今泉:你也不要学我说话。

东堂:最先告白的是谁?

今泉:(洋洋得意)他。

鸣子:(转移视线)我。

东堂:那么,喜欢对方到什么程度呢?

今泉:除了鸣子想象不到和他人恋爱的场景。

鸣子:和自行车一样重要。

东堂:是爱吗?

今泉:大概是的。

鸣子:(默许)

东堂:对方说什么会让你感觉没辙呢?

鸣子:我的事和你没关系。

今泉:三句不离假正经的时候。

东堂:如果觉得对方有变心的嫌疑,你会怎么做?

今泉:他幸福就好,不过我想这种可能性很小,如果我见异思迁的话,我会谴责我自己。

鸣子:假正经你原来这么文质彬彬的,不过我也是那样啦!

东堂:可是我还是放心不下小卷!

(观众:你不要秀恩爱了!)

东堂:可以原谅对方变心吗?

今泉/鸣子:这种事没办法的吧。

(相视苦笑)

东堂:如果约会时对方迟到一小时以上怎么办?

鸣子:在心里骂他几百遍。

东堂:还是会等着?

鸣子:……喔。

今泉:和他差不多。

东堂:对方性感的表情?

鸣子:没有!

今泉:h时。

鸣子:假正经你去死!

东堂:两个人在一起让人心跳加速的时刻?

今泉:有意无意的视线交汇。

鸣子:说着说着就沉默的时候。

今泉:其实爬坡的时候心跳一直是加速状态。

东堂:做什么事情的时候觉得最幸福?

鸣子:洗澡之后喝一大杯牛奶。

今泉:和他一起骑完车躺在草地上吹风。

东堂:曾经吵架吗?

今泉/鸣子:不是每天都在吵吗。

东堂:我不该问。

东堂:吵架的内容都是什么呢?

今泉:不太清楚。

鸣子:莫名其妙就拌上嘴了。

东堂:吵架是你们恋爱中的一部分对吧……

东堂:之后如何和好的呢?算了我不问了下一题。

今泉/鸣子:同意。

东堂:转世后还希望做恋人吗?

鸣子:当然了,还有那么多胜负。

今泉:希望。

东堂:什么时候会觉得自己被爱着?

今泉:all the time

鸣子:咔?

东堂:您怎么表现对对方的爱呢?

今泉:在他身边,为他拼尽全力。

鸣子:和他吵架。

东堂:鸣子你这个单细胞怎么恋爱的!

东堂:什么时候会让人觉得‘他已经不爱我了’?

鸣子/今泉:那种事怎么可能会有。

鸣子:啊,假正经又学我说话了我的嘴巴和耳朵要烂掉了!

今泉:我的才是。

东堂:您觉得和对方相配的花是什么呢?

鸣子:假正经草。

今泉:红毛。

东堂:不要创造物种了!

东堂:两个人之间有互相隐瞒的吗?

今泉:令他苦恼的事都不会告诉他。

鸣子:(脸红)好像没有。

东堂:您的自卑感来自?

鸣子:身高。

今泉:没有他那么耀眼。

东堂:两个人的关系是公开的还是秘密的?算了我不问了,箱根学园都知道了,下一问。

东堂:您觉得和对方的爱能否维持永久?

今泉:直至死亡。

鸣子:既让你这么说的话我也……



东堂:终于,终于到了在座各位腐女子们期待已久的后50问了,那么请准备好!

今泉/鸣子:嗯。

东堂:第一问!您是攻方还是受方?

今泉:攻。

鸣子:受。

东堂:居然这么坦率!

今泉:没什么可隐瞒的。

东堂:为什么会这样决定呢?

鸣子:身高吧!绝对是身高吧!

今泉:随你怎么想。

东堂:对现在的状况满意吗?

今泉/鸣子:嗯。

东堂:第一次h是在哪里?

鸣子:我住的别墅。【官方消息,鸣子在千叶住独栋别墅】

东堂:(捂住脸)当时的感觉。

今泉/鸣子:疼的要死。

东堂:(抱着纸巾)当时对方的样子?

今泉:表情很痛苦。

鸣子:疼出眼泪没看清。

东堂:你们两个不会先看点资料学习一下吗!

东堂:早晨起来的第一句话是?

今泉:‘假正经你个混蛋技术也太差了!’

鸣子:大概就是……早上好吧。

东堂:每星期h的次数?

鸣子:不一定啦,大部分都是两个星期一次。

今泉:嗯。

东堂:最理想的状况下每星期几次呢?

今泉:虽然我是想每天都做,但是因为自行车的原因他会不舒服。

鸣子:假正经说的话也超假正经!

东堂:那么是怎样的h呢?

鸣子:很……有假正经的特色的。

东堂:所以说是怎样。

东堂:自己最敏感的地方?

鸣子:胸前。

今泉:全身都不是太敏感。

东堂:对方最敏感的部位?

今泉:大腿根部。

鸣子:假正经回去让我摸摸。

东堂:用一句话形容h时的对方?

鸣子:(做鬼脸)假正经。

今泉:(坏笑)欲仙欲死。

鸣子:(瞬间脸红)你走开!

东堂:坦白的说您喜欢h吗?

今泉/鸣子:喜欢。

东堂:一般情况下在哪里h?

今泉:社团活动室。

鸣子:有时候我家有时候他家。

东堂:有想尝试的地点吗?

今泉:自行车上。

东堂:我好想知道你车架怎么断的。

鸣子:厕所隔间。

东堂:冲澡是在h前还是h后呢?

今泉/鸣子:都有。

鸣子:做完不冲澡会感觉怪怪的。

东堂:h时有什么小约定吗?

今泉:大概是……一起去这样吧。

鸣子:快点做完睡觉。

今泉:口是心非的家伙。

东堂:您除了恋人之外的人发生过性关系吗?

鸣子:说实话我认识假正经之前……连成人电影都没看过。

今泉:没有。

东堂:那么对于得不到心也要得到肉体的行为您是支持还是反对呢?

鸣子:绝对反对!

今泉:我很庆幸我们互相喜欢。

东堂:……今泉你好危险。

东堂:如果对方被暴徒强了,你会怎么办呢?

鸣子:咔咔咔!一般暴徒看到他那张假正经的脸怎么会有想法,他那张脸只有高中女生会喜欢吧。

今泉:对于这点我也是完全不担心的,一般的暴徒怎么会侵犯小孩子。

鸣子:喂!假正经!

东堂:你在h前会觉得不好意思吗?还是在之后?这问题问的我要崩溃了。

今泉:完全不会。

鸣子:h前会觉得……h后就睡过去了……

东堂:那么如果好朋友给你打电话说很寂寞,所以今天晚上……你会怎么办呢?

鸣子:好朋友的话……也就只有小野田了吧,我想他应该是要我去陪他看动画吧。

今泉:确实想象不出来别的了……而且箱学的那位根本就不会让这种事情发生吧。

(真波:阿嚏!)

东堂:你觉得自己擅长h吗?

鸣子:天才鸣子可是什么都擅长的!

今泉:(笑而不语)还好,实践机会比较少。

东堂:你比较喜欢对方h时的哪种表情呢?

今泉:让我等等的时候(看向鸣子)

鸣子:假正经的所有表情都不喜欢!!

评论(4)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