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破天际蓝sky

习惯写点东西,这种惯性太猛了,想停也停不下来。

【御泽】那名男子,捡到了恶魔 人类御幸x恶魔泽村(一)

至于为什么会想到恶魔的这个梗主要是……

看青之驱魔师的时候觉得御幸和雪男的本体都是相似的眼镜唉!再加上最近成为了铲屎官……

甜甜甜

那么,欢迎食用






御幸一也每当加班结束都会后悔为什么当初自己会选择当码农,没完没了的写代码改bug,明明是休息日却还是加班到了九点半,下班前无意间看了眼窗外,天气阴沉的像是要砸下来。


果不其然,即使加快脚步在路上还是下起了瓢泼大雨,在便利店买了冷便当撑起塑料伞独自一人冲进雨幕中。


一路上都在想最后那个bug为什么自己改了那么多遍最后随便一敲就对了,水滴从伞沿低落,再加上狂风暴作,转眼间裤子都已经湿透,当御幸低头检查手机有没有进水的时候,脚下却传来了奇怪的触感。



黑暗中只能看清楚是一根细长的东西。


触感是柔软的。


剩余的部分掩埋在围墙的黑色阴影中。



御幸出于人类的好奇心掏出手机照明。


是一只猫。


大概刚刚成年身形不是很大,侧躺在水洼里一动不动,前臂有一道深可见骨的外伤,暗红色的血液一缕一缕汇入水中。


“好严重。”御幸自言自语着,边伸出手确认猫的生死。


就当手快要触碰到它的腹部时,它没有受伤的一只前爪突然搭上御幸的手,没有什么气力,软绵绵的,然后吃力的睁开眼睛,露出闪闪发光的金色瞳孔。



“啊啊啊!麻烦死了!”

如此说着抱起猫,自己的白色衬衫被雨水和血液留下一大滩污迹。



回到家,御幸先把它放在浴巾里擦干毛发,然后找来碘伏一点点清创,处理伤口过程中御幸发现伤口不像是刮伤,反而像刀伤,心想可能是被主人虐待逃出来的,然后用绷带一圈圈缠好,它好像吃不下去什么东西的样子,御幸掰开它的嘴灌了一点葡萄糖,等到它熟睡,自己也转身上了床。


御幸一也不讨厌小动物,却也不招小动物喜欢,只是现在住的公寓明确规定不能养宠物,先偷偷让他养好伤然后为它找个归宿吧……大概是连续加班的缘故,御幸一也很快就进入了梦乡。



虽然下过雨天气很冷,但是御幸仍然睡的暖洋洋的,只是有种身体无法自由活动的不协调感,脖颈处传来温热的吐息……


唉?


吐息?


御幸一也像是做了噩梦一般从床上弹起来,然后风速掀开被子。


“啊,这是什么情况?!!!”


被子里多了一个陌生的青年,紧紧贴着自己的身体睡的正香,栗色的头发散落下来,身上却穿着浴衣,领口松松垮垮能看到胸前裸露的肌肤。


御幸大脑当机了片刻,脑子里闪过了n多可能性,是色狼?是小偷?最后身体擅自作出了反应,操起自己的软枕头往对方的脸上扔去。


“好痛!大早上的干什么!”


陌生青年缓缓地从床上坐起来,揉着乱糟糟的头发,还没有完全从美梦中醒来,之后看到御幸一也一脸复杂的表情,好像突然明白了状况般眼睛变成了猫眼状。


“早…早……上好?”


“你到底是谁!”


“明明昨天才救过我的命,今天就不认识了吗,人类真绝情啊!”


“哈?我昨天明明……”御幸刚想反驳,可环顾四周哪里都看不见那只猫的踪影,门窗也没有被打开的迹象,再看看床上的青年,一脸‘总该接受现实’的表情看着自己。


“等等……我去洗把脸冷静一下……”

御幸一也把自己关进浴室里,把头伸进水池里开到最大水流,不断告诉自己自己只是没睡醒,出去之后猫还是猫,不会变成一个色气满点的青年男子!


御幸用尽全部勇气推开浴室的门。


一切未变。




“所以说,我是该叫你猫仙人还是……猫妖怪?”


“都不是!鄙人名叫泽村荣纯!”


“在下御幸一也……请问泽村先生,你能解释一下这是怎么回事吗?”


“我受伤了,你救了我。”


“不……我不是说这个,我明明记得我捡回来的是猫啊!”御幸接近崩溃的喊了出来。


“原来你说这个。”泽村偏过头,嘴角扯起狡黠的笑容。“因为,我是恶魔啊。”


“恶魔不是都有长耳朵和尾巴吗?”


“耳朵的话……大概是遗传的问题吧,不过尾巴的话……”

泽村低头解开浴衣的腰带。

“我平常都盘在腰上的!”





tbc


评论(15)

热度(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