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破天际蓝sky

习惯写点东西,这种惯性太猛了,想停也停不下来。

【御泽】Voracious Eater 美食编辑御幸x职场新人泽村

看了宁迟太太的戴蒙的甜品产生的灵感

然而我在生活中却是个真正的料理苦手 平常一个人在家的话除了泡面就是酱油拌饭了

选择晚上发真的是不好意思啊哈哈哈

这个题材我想起来填坑就会有后续 大概会变成长篇

御泽年龄差私设  未交往【总有一天会交往的】

居然爆字数写了6k字

现在你的肚子饿吗?

那么请下滑。







四月份的东京天气已经开始转暖,不过要脱掉羊绒外套还是有点勉强,天空是清澈的蓝色,几片洁白的云在远处孤独的漂浮着。

“一百零三号……”泽村拿着手机张望,最后在一个大楼前停了下来。

青道出版社。

“大概就是这里了吧。”

泽村用力拍了拍脸,走进大楼的自动门内。

“您好,请问有什么可以帮助你的呢?”

前台的工作人员露出十分有亲和力的笑容问道。

“那个!在下是前几天通过了Voracious Eater编辑部面试的泽村荣纯,请问应该怎么走?”

“好的,请稍等。”面容姣好的女性低头拨通了电话说了些什么,然后抬起头笑着告诉他。

 ”已经有人下楼接你了。“

泽村站在大厅里等着,心里却有种像小学生春游一般的期待感,刚刚大学毕业的他不想回到长野,便在东京的几家公司投了简历,结果并没有什么坎坷的找到了工作。

自己在学生时代就对食物有着狂热的喜爱,但是美食杂志却是一次都没有看过,可以说自己对于美食编辑这一职业毫无所知,不过和初中的好友打电话传送喜讯的时候,对方却惊讶的说着泽村你这个臭小子居然在VE工作了,总之是一阵吹捧,不过泽村也算多多少少的了解到这个编辑部不得了。

”你就是泽村荣纯?“

循声望去,是一个长着烟粉色头发的青年,眼睛眯起来,虽然在笑着却给人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胸前的铭牌上写着‘小凑亮介’。

”前辈你好!“

然后对方的眼睛微微睁开了一点,仍是笑着说道。

”你啊,身上的学生气太重了,小心被前辈欺负哦。“

电梯停在了九层,透过玻璃窗能看到远处的天空树。

”哇!美食部的新人?太幸运了吧。“

”新人,记得每天健身哦。“

”你能来到这工作可是多亏了一个前辈的体重超标哦。“

……

行走的途中总是有人说着这样的话,走进VE编辑部的大门前,泽村在心里已经做好了一起工作的同事全部是相扑选手级别的准备。

”主编,我把人带来了哦。“

泽村弯下腰。

”在下泽村荣纯!请多指……“

话还没说完,就被一只手猛地勾住肩膀险些没有站稳跌进来者的怀里。

”哟,新人,自我介绍有的是时间做,我们先去工作。“

泽村抬起头,首先看到的是架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黑框眼镜,接着是轮廓明朗的脸型,看起来很年轻。

”那个……你哪位……“

”喂喂你好厉害,对初次见面的上司都不用敬语吗。“对方坏笑着说道。

”我是Voracious Eater的主编御幸一也。“

”咩哈哈哈,新人你别害怕啊,这个人可是青道出名的性格恶劣呢!“

突然在背后响起的声音让泽村条件反射的回了头。

然而面前的却是一个恶劣到极致的鬼脸,虽然看久了会觉得可笑,但是突如其来的冲击感还是吓得泽村大叫了一声。

”说起来我刚来的时候也被仓持前辈吓到过呢,荣纯君,以后要好好相处哟。“

和亮介前辈相同发色的青年拉起他的手礼节性的握了握。

”那个人是副总编哦。“

”新人你吃饭了吗?“

御幸似乎是突然想起来的问了他。

”还还…没“

“那我们走吧。”说完就拉起泽村的手冲出了编辑部的大门,还不忘大喊“仓持!片冈经理要是来了把我桌子上的东西交上去!”

就这么一路被拉到了电梯里,泽村才像察觉到了什么似的挣脱开被紧紧握住的手。

“那个!御幸……前辈,我们要去哪里?”

“工作,顺便吃午饭。”

御幸的车是一台深蓝色沃尔沃,在东京的高架桥上疾驰着。

“泽村,以前做过美食编辑的工作吗?”

“完全没有,我刚刚毕业。”

“原来你比我小四岁,总之慢慢加油吧,外界可能以为这个工作很轻松,可实际上要对自己喜欢吃的和不喜欢吃的东西全部做出客观评价,而且基本没有假期。”

“鄙人泽村一定会完成任务!”

汽车渐渐远离了闹市区,视野渐渐变得开阔起来,最后御幸把车停到了一个没有什么人经过巷子前,几株叶樱孤零零的分布在两旁,青色的石板路向前延伸,泽村跟着御幸向前走着,四处张望,觉得怎么都不像是会有人把赖以谋生的店开在这里。

目的地是一个连牌匾都没有小店,门口的纸灯笼和风铃随风摇曳着,御幸拉开木门掀起帘子大步走进去。

“打扰了礼姐。”

跟在他身后的泽村也在左右张望之后小声嘀咕了一句打扰了。

充斥着令人垂涎的拉面汤头味道,环顾室内,装潢与一般的拉面店并无区别,有着时间痕迹的实木桌子,一摞摞拉面碗整齐的码在墙壁的架子上。

“真是的,好好感谢我吧,今天可是休息日啊。”

闻声出来的女性穿着素色小纹,戴着金属框架镜,长相看起来是成熟睿智,淡淡的扫了一眼泽村。

“哦?增子还是辞职去减肥了吗?你好,新人。”

“哈哈哈医生说再不控制饮食后果会很严重的,总之还是谢谢礼姐赏脸,其实说是休息日你一个礼拜不也只是营业两天。”

“我可是希望御幸君不要再发表什么小店的消息了,营业的那两天可是忙的要死。”

被称为礼姐的女子随口抱怨着。

“还是两碗豚骨拉面吧,对了,晚春特供,要尝尝吗。”

”樱鳟?“

”bingo“

女性转身端出两个白色的骨瓷碟放到二人面前。

没有使用痕迹的白色骨瓷反射着室内柔和的光,最底部是浅绿色的透明酱汁,鱼肉静静地躺在上面。

颜色比三文鱼还要略深一些,并没有明显的条纹状脂肪,有被喷枪烤过的痕迹,糖渍樱花和着芝麻涂在表面。

御幸掏出相机用快要贴在桌子上的角度拍了几张照片之后喝了一口水,夹起晶莹剔透的鱼肉细细品尝,泽村看到后也捧起筷子开动了。

味道并不是单一的。

入口时是糖浆的纯粹甜味,渐渐地能品尝到樱花的苦涩,一口咬下去,首先感触到的是被烤的酥脆的表皮,然后多汁的鱼肉猛然在舌尖绽开,在渐渐开始品味到鱼肉特有的腥味时,一股浓郁的茶香洗刷掉所有与美味无关的口感。

那是泽村第一次体验到味道的层次感。

像是穿梭在一个个时空之间。

”这个,好厉害。“不禁发出了这样的感叹。

御幸品尝完樱鳟闭着眼睛思索了一会。

“礼姐,我觉得太甜了。”

“哦,是吗,做糖渍时候确实有点过甜,我还以为你吃不出来。”

“不要小看一个在业内摸爬滚打这么多年的美食编辑啊!”

“面好了哟。”

“我已经想念死礼姐的豚骨拉面了!”

泽村低着头观察着眼前的拉面,冒着阵阵热气,木鱼花随着上升的气体缓缓起舞。

”礼姐的拉面已经预约到一个月之后了,给我心怀感激的品尝吧。“

叉烧肉的层次分明,并没有太多的瘦得部分,泽村用勺子切下一部分和着豚骨汤底在嘴中进行着完美的口感交融,汤汁浓白如奶,却并不觉得油腻,恰到好处的溏心蛋黄呈现着鲜艳的橙色,泽村夹起一缕面条,色泽金黄带着葱花,筋道的口感浓郁的麦香,泽村忘了自己的工作,直到喝完最后的一口汤,也只能满足的说出‘好吃’的字眼。

御幸一也早早就吃完了,托着下巴看着吃的满脸通红的泽村。

”你这样也太给我们Voracious Eater编辑部丢脸了吧,那么,如果是你要写一篇关于这碗拉面的评论,你知道怎么写吗?“

”大概是汤底很浓郁,面条很劲道这类?“

御幸听完愣了一下不禁笑出声。

”你也太有意思了吧,听好啊,美食杂志销量的要点有哪些?“

“照片,食材,好的评论这类吧。”

“虽然这些也算重要,不过最重要的是情怀啦,比如说同样的味道,你是愿意去一家开到全国的连锁店还是伸向里的无名小店,当然是后者对吧,最重要的并不是餐厅的知名度,而是餐厅背后的故事,也就是情怀,真正的美食家就是在不断寻找这些故事。”

御幸喝了一口茶,继续道。

“所以写评论的时候,食物不仅是食物,是一个时代或者人生的缩影,不能有矫揉造作惺惺作态,当然,截稿日还没有交上来可以适当瞎吹。”

“那么新人,记得每周健身哟,跟着御幸主编不知道会胖多少。”

“礼姐真的麻烦你了,樱鳟和拉面会放在杂志专栏里,真的不考虑让我拍一张照片?明明加上美女老板的噱头生意会更好的。”

“不用了,我可不想太忙,快走吧。”

御幸没有告别就走出去了,泽村鞠着躬说了一声多谢款待,腹诽着御幸对店主的态度。

“小春,把照片修一下,我要去趟电视台。”

“好好好,网上的投稿我选出来了十篇等你回来再看吧。”

御幸摘下墙上的外套问道。

“仓持呢?”

“有一家餐厅想做推广在和仓持谈。”小凑亮介回答着。“总之又有东西吃了。”

“那你们千万不要看电视啊!!”

说完就火急火燎的跑下楼,泽村疑惑着走向自己的位置,然后向身边的人打招呼。

“你好,鄙人泽村荣纯!请多指教!”

“其实你不用特意介绍啦,你在面试的那天面对片冈经理的豪言壮语早就传遍整个公司了。”对方的烟粉色刘海非常长,只能隐隐约约看到眼睛。

“小凑春市,我也是刚刚入职不久的新人,请多指教。”

“那个,你和亮介前辈是什么关系?”

“他是我哥哥啦。”

“对了,我们从事的是出版业对吧,和电视台有什么关系?”

小凑春市突然露出了一个吃惊的表情。

“荣纯君你不知道的吗?御幸主编是很出名的美食评论家啊,经常被电视台叫过去做嘉宾的。”

“是啊,人长得帅就是运气比较好,只可惜所有交往的对象都会毫不留情的甩了他呢。”对面的亮介补了句刀,然后说。

“新人,你在闲着没事吗,把这份稿子拿去校对。”

“是!!!”






“我们组的专题是早餐啊……终于能吃点清淡的了。”

泽村仰着头躺在转椅上,回忆着入职两个月以来的日子,因为自己没有经验而和主编分在一个组里,从路边摊吃到米其林三星,一半的时间都在各种餐厅奔波,不知是不是错觉,泽村觉得自己肚子上的肉似乎多了一点。

“御幸前辈!明天的安排呢?”

“我家。”

泽村一个鲤鱼打挺坐起来,有些诧异的问。

“平常送来的邀请函不是任我们选吗?”

“谁会大早上去个餐厅吃繁琐到不行的早餐啊,你也不要小看我的料理水平啊!”

“主编他做饭其实超厉害的。”小春捂着嘴巴凑向泽村的耳朵的说。

半信半疑中,泽村点了点头。

御幸的家住在距闹市区不远的高层公寓里,推开门,泽村往窗外看去几乎俯瞰了整个东京,泽村本以为御幸一也是那种表面看起来一丝不苟,家中非常邋遢的那种人,可实际上室内明窗净几,没有过多的装饰,如果没有沙发上的衣物基本看不出生活痕迹。

“打扰了。”

泽村脱鞋走进室内,转身着实被眼前的景象吓到了,整个餐厅的地板上摆满了大大小小的装食物的盘子,而御幸一也举着相机一动不动,身边是夸张的柔光板打光板一类的器材,然后一阵白光自眼前闪过。

“哟。”

“御幸前辈……你做这么多干嘛。”

“为了给专栏拼凑内容,快来试吃,去写文章。”

泽村从地上随便端起来一个餐盘,加着酱汁的水波蛋,一杯无奶咖啡,烤牛油吐司配花生酱,泽村随便掰了口吐司塞进嘴里,口感厚重,花生酱的颗粒感明显,神色复杂的看了眼水波蛋,然后开口。

“我还是接受不了连蛋白都没熟的鸡蛋。”

“新加坡标配早餐,其实应该再来两片酸黄瓜。”

第二盘,煮豆罐头,熏肉,煎至两面棕黄的鸡蛋,土豆煎饼配全麦吐司。

“御幸前辈,这个吐司是你在超市挑打折的买的吧,太硬了。”

“闭嘴吃你的就行了,英国早餐罐头配速冻熏肉。”

御幸从地上又捡起一盘来,拿了块奶油煎饼说道。

”正宗波兰早餐,熏肠炒蛋,奶油薄煎饼,甘蓝沙拉。“

“就没有日本人能吃得惯的早餐吗……”

“你想吃什么?”

“小笼包。”

“请你自己飞去中国。”

泽村说实话已经吃不下了,但还是硬着头皮捡起来一盘看起来稍微少一点的。

无油烤芦笋,丹麦香肠面包,水果麦片一杯。

“说起来,御幸前辈你这么会做菜,怎么亮介前辈还是说你永远都是被甩的一方。”

“这篇我写。”

御幸看泽村吃不下去了,拿起最后一份早餐,四分之一西柚,菠萝丁,橙子和黑加仑还有一块松饼。

“高中时和到青道工作之后都有女朋友,但是她们就像约好了一样最后说着‘御幸一也你从来就没有在乎着我’,莫名其妙提出交往却又说着莫名其妙的话擅自离开,我已经不知道怎么办了。”

“我还从来没交过女朋友呢。”

“要不要和我试试?”

御幸坏笑着说出这句话,正在喝麦片的泽村脸一红差点一口喷出来,然后气急败坏的把剩下的羊角面包塞进御幸的嘴里。




截稿日的第二天难得的御幸没有接受采访,也没有出门试吃,而是显得有些焦头烂额的坐在电脑桌前。

泽村端了杯咖啡走了过去。

“怎么了御幸前辈!太过焦急的话可是会提前变老啊!”

”我已经是二十七岁的老人了……“

说完,有个不认识的中年人推开门走了进来,身材矮小,另一手不停的捋着胡子。

”御幸,你交的印刷量行不通哦。“

”这期请到了北海道的降谷晓做了专栏采访,现在在网上爆火的和菓子师。“

泽村闻到了二人之间的火药味,端着咖啡后退到小春身边,小声问道。

”降谷晓是谁?“

”真是的,荣纯君你到底有没有听主编的话关注美食论坛啊。“

小春叹了口气。

“降谷晓是北海道的传统甜品店‘熊白’的继承人啊,人长得又帅,但是有一个准则就是只会招待对菓子有更深刻体会的客人。”

“哇!这不是超任性的吗。”

“然后他就接待了御幸前辈,并且接受了采访,网上的女粉丝就算没买过Voracious Eater也会冲着这个噱头买吧,但是主编和销售部一直没谈下来的样子。”

“你提出的标准再少十万册。”

“啊啊啊我知道了,等到印量不够的时候不要再来和我说是主编的判断失误!走了泽村!”

“是!”

御幸扯起相机包雷厉风行的推开门,泽村对着办公室的人们做了个我该怎么办的表情追了出去。

粗暴的拉下手刹,汽车启动时一股强劲的拉力将泽村摁在座位上。

”今天应该没有预约的餐馆吧。“

”心情欠佳的时候应该吃甜食。“

”这次还用写文章吗?“

”主编大人准你不用写。“

泽村看来,御幸是不喜欢和式点心的,不知为何一提起御幸就会想到巴黎布雷斯特,萨赫蛋糕这种口感醇真回味无穷的法国甜品,然而在经历了两次走错路之后,御幸的深蓝色沃尔沃停在了东京有名的甜品街的一家叫’稻实‘的菓子店门口的车位里。

走进庭院内,叠石一直延续到角落里,茶室半掩着,御幸撩开窗帘走了进去。

虽说是日式的装潢,但大厅中摆着冷柜,陈列着各式西点。

”欢迎光临。“

金发侍者在看清了来者的时候,蓝色的眼睛完成了从毕恭毕敬到有些嘲讽的转换。

”一也居然能赏脸来本店,你旁边的是新交的男朋友吗。“

泽村刚想反驳,却被御幸制止住了。

”喂喂,怎么可能啦,虽然我女人缘很差。“

”鸣。“从竹帘后穿着白色厨师服的男人走出来说。“御幸先生是客人吧。”

“原田师傅,真的好久不见。”

“今天是取材,还是就餐?”

“今天是我自己的行程啦。”

“那么推荐新品——初夏的富士。”

“麻烦了。”

被称为鸣的俊美男子轻哼了一声走开了。

“那个,御幸前辈,我觉得你们两个之间的气氛太奇怪了。”

“嘛……说来话长……”

茶室前的惊鹿不是装满水便发出清脆的声响,微风携着玻璃风铃,吹动遮盖阳光的竹帘,品一杯粗茶冲刷口中的俗世气味。

首先呈上的是装在精致木盘的’初夏的富士‘,小巧的方形点心托在一块透明的水馒头上。

泽村用叉子送进口中,当舌尖触碰到的一刹那,便已经在嘴中融化,是栗子羊羹,表面并不是很甜,有着浓郁的栗子香味,然后甜度愈演愈烈,最后整个口中却是冰凉的触感。

大概是薄荷。

最后用勺子盛起没有什么味道的水馒头,将所有的甜腻冲刷干净。

”确实像是初夏的富士山呢,从富士五湖到绝美的半山腰,最后是常年冰封的山顶。“

”你终于会说除了好吃以外的评论了嘛。“

”我也是在一直进步着的!!“

泽村捧起粗茶,惊讶的发现茶梗居然立了起来,视线穿过屋檐,天空清澈透亮高于往日。

’我是不是多少爱上了这份工作了呢。‘

如此想着。






















评论(13)

热度(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