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破天际蓝sky

习惯写点东西,这种惯性太猛了,想停也停不下来。

【御泽】night vision

现代架空  留学生御幸x美职小联盟泽村

我又挖了个坑 发上来监督我填坑

没有御仓没有御仓没有御仓

三遍醒目

九月初用了一个小时构思,一个礼拜查资料,结果拖到了现在才有时间写出来,大概漏洞会很多,求在美帝的太太们轻拍,土下座。

想写写看在三次元背景下的御泽。

可能有雷点,接受ok?





御幸一也第二次来到Atlanta是第二年的一月。

这个曾经毁于南北战争的城市已然完全看不出战争的疮痍,有着美国南方城市特有的血性和硬朗,也有着不输给洛杉矶的繁华与便利。

独自一人拖着行李从整个美国最忙碌的机场走出,一瞬间被异国他乡的阳光灼了眼睛,络绎不绝的人从身边穿行而过,或许忙碌或许悠闲,一个城市的状态是能通过人们而轻易感知的,御幸一也知道,这个地方比东京更加祥和。

大概是去年的这个时候,产生了追逐一直憧憬着的前辈的想法,昏天黑地的一段日子过去,结果还是没能考上前辈所在的学校,等在回过神来就已经站在了Atlanta的土地上。

阴差阳错的来了高中好友所在的地方。

“嘿!”

仓持洋一站在出口的栏杆处挥舞手臂,stussy的外套松松垮垮的挂在身上,有着在这个城市一点也不突兀的亚洲脸庞。

“你这家伙就不能换个正常的发型吗。”

仓持大声笑起来,用手在空气中做了一个抚摸头发的动作,染成墨绿色的头发用发蜡梳到脑后,在太阳下呈现出玉石般的光泽。

“倒是你这个腹黑变态,穿的这么乖小心被黑叔叔勒索啊。”

“就算被勒索我也会先把你这个家伙推出去说‘这个家伙很有钱请放过我’的。”

“喂喂太过分了吧!”

可能是因为用日语交谈,渐渐的,御幸感受到了令人不舒服的频繁视线,看了一眼手表,然后说到。

“我现在要回市区把行李放下。”

“我开车送你,然后带你去个我前段时间发现的好地方。”

“难不成要把身为好朋友的我卖到黑工厂吗!”

“你这家伙也太欠揍了吧!”

车沿着公路快速行驶,身边的景色快速后退,道路笔直景色空旷,大概是战后重建的缘故,亚特兰大的城市规划显得非常整齐,没有像东京那样拥挤的交通和错综复杂的暗巷,只有在市中心才能体会到一点喧闹,御幸所在的学校在临近市郊的地方,托学校旁边饮料公司的福有着喝不完的可乐,身边的同学对于留学的学生都有一种排斥感,再加上御幸本身就喜欢独来独往的性格,既没有和同样是日本留学的同学抱团,也没有在异邦交到新的朋友。

唯一值得庆幸的便是身边还有仓持这个恶友。

亚特兰大的物价不是很高,同样的价钱在纽约只能租到十平方米的储藏间,在这里却能租到市中心装修干净接近一百平方米的房间,一个假期没有打扫地板上积了一层绒毛般的灰尘,推开门掀起的风让灰尘全部翻滚起来,御幸捂住鼻子打开窗户让阳光透进来,回头对着仓持说来帮我干活吧,接收到了对方嫌弃的目光。

“所以说,这是哪”

“哈哈哈,很久以前就想带着你这么假正经的人来这了。”

御幸在仓持身后有些格格不入的走在市中心的酒吧街上,能听见隔着墙传出分嘈杂重金属音乐的声音和人们声音的浪潮,到处都是穿着裸露的年轻女性和与仓持打扮相似的青年,在街上或许大笑着,或许在角落里热吻,笼罩在一片霓虹灯的纸醉金迷中。

御幸一直以来对于夜店这种地方有种生理性的排斥,还是从容的走在仓持的身后,看着仓持和身边偶尔路过的人打招呼。

 ’NIGHT VISION’

仓持最后停在了一间酒吧门前,与其他地方不同,这里显得冷冷清清的,向门口的保安展示了证件和随身物品就进到了这里。

大概这里曾经是防空洞,低矮的走廊,暗淡的黄色灯光,大概只能容许两个人通过的曲折通道和愈演愈烈的音乐与声浪的交融。

然后御幸一也觉得自己似乎接触到了从未触及的世界。

此起彼伏的音乐,在空间里忘我摇摆的人们,舞台上赤裸着上身表演着交尾动作的男人们,仓持脱掉外套扔给他,大笑着说。

“Welcome to the new world.”

“It's so hot.”

侍者指引着他们到前台去,仓持和侍者说了些什么,然后端上了两杯火红色的澄色液体,轻抿一口,是带着樱桃味道的威士忌,然而无意间捕捉到的景象让御幸一也的瞳孔猛然缩小。

仓持拉住调酒师的领带向自己靠近,然后嘴唇互相重叠分离,身为男性的对方并没有表露出不可置信的神情,反而微微笑了一下便转头去工作。

“仓持,你是gay?”

对方却是不可置信的看着他说道。

“我以为你早就知道了!”

御幸一也这才反应过来环顾四周,灯红酒绿,没有发现一个衣着暴露的女性,取而代之的是各种各样拥吻跳舞的男性们。

是个gay bar 

“抱歉,就这一次吧,我以为你知道的。”

御幸一也并不知道仓持洋一是gay,因为在高中时代他与仓持成为好朋友的契机是因为两个人都不擅长和别人打交道,不知不觉就成了所谓的损友,御幸觉得,自己大概是直男,而得知自己最好的朋友是gay这件事之后却没有其它异样的情绪。

“说起来,仓持你有男朋友吗?”

“哇哦!你这算邀请吗,如果是你的话我可是希望一辈子都不要恋爱。”

“哈,那就是没有咯!”

“烦死了,现在我就去搭讪一个看看!”

“那就那个吧,和我们一样的亚裔。”御幸随手一指,脸上带着嘲讽的说。

“美国佬们说不定会嫌弃你太矮。”

仓持往他的脑袋上狠狠的招呼了一下然后比了个中指

朝着舞池边缘独自一人的亚裔走过去。

那个人带着遮住半张脸的棒球帽,身材单薄,在人群中张望着,然后发现了自己投去的目光露出疑惑的神情。

是一张带着青涩的面孔,随即被仓持的身子挡住。

‘该不会被当成暗示了吧’

御幸摇摇头,继续朝那边看去。

两人说了没有几句话仓持就一副打了败仗的表情回来,做了个耸肩的动作。

“他说他在等人,肯定是有伴侣了吧。”

“不不不,搞不好只是嫌弃你而已。”

御幸喝完最后一口威士忌,烈酒的辛辣从嘴唇一直延续到喉咙深处,酒精流过的地方都带着一阵火热,头有些微微发昏。

“我去跳舞了,要不要来?”

“我对一群人在一起扭开扭去可没什么兴趣,我出去透透气。”

阴暗低矮的防空洞走廊里已然听不见太多嘈杂的摇滚乐,御幸掏出手机查看未读消息,克里斯前辈发来的简讯说自己可能要去英国做交换生,父亲则是询问自己有没有安全到达,一一回复之后,抬起头活动颈椎,才发现那个亚裔的青年不知什么时候站在了自己的旁边。

手里拿着透明的柠檬酒整理着头上的帽子,脖子和脸有明显的由于运动而造成的色差,一直转移着视线欲言又止的样子。

大概是自己的视线真的被当成了某种暗示。

御幸丝毫不反感同性恋,却像是丧失了喜欢上别人的能力一般,无论是同性还是异性都上升不到喜欢的高度。

“まずい……”

大概下意识的说出了几个音节,然后对方的眼睛突然转向自己。

是金色的虹膜。

“日本人?”

“唉?是喔。”

评论(9)

热度(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