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破天际蓝sky

习惯写点东西,这种惯性太猛了,想停也停不下来。

【御泽】听说青道的棒球部有个omega

喜闻乐见的ABO设定,没错是清水。

虽然对我来说的话ABO不是车就好像一只泰迪是性冷淡一样,所以,大概是有车的番外的。


全是脑洞,流水账。


接受ok的话,请下滑。







part 1

青道高中的棒球部出了个omega,即使棒球部的各位一个个苦大仇深无可奉告的样子,一大清早,整个青道高中几乎全部得到了小道消息。


某个住在青心寮的alpha一大早就被人团团围住。


“听说我们学校有omega是真的吗?!”

据某个alpha的回答,夜半时分闻到了十分浓郁的香味,然后自己的身体不受控制的起了反应,想冲出去看看情况却被棒球部的仓持一个过肩摔进房间,如此欲盖弥彰的行为,有个omega是没跑了。


“哇!我还没见过活的omega!”


“居然有生之年能和比alpha还少的物种做同学真是太幸运了!”


“到底是谁呢?!”

“傻瓜!看看棒球部有谁请假了不就完了!”


讨论的正激烈的高中生们突然停下来环顾四周。


“这不是整个一军都没有来吗!!”



part 2


泽村荣纯在出生之后的十六年里,经历了信息量最大的一天。


夜里迷迷糊糊的好像做了个春梦,耳边嘈杂的要命,半梦半醒间觉得身体腾空被架起来,再醒来就看见了高岛小姐有些神色复杂的脸。


“早…早上好呜……!”


然后猝不及防的被一个塑料袋甩了一脸。


青少年omega发情期抑制剂,荷尔蒙阻断分散片,还有一本生理保健课教材。


“抑制剂每月一片,阻断剂一星期一片,泽村君,你就没有一点身为omega的自觉吗。”


“哈?”


“你不会自己都不知道吧!?”




第二性别的分化一般在十二岁就已经完成了,显然泽村是属于比较特殊的那种。


据身为omega的高岛礼回忆,凌晨两点钟的时候,满脸通红的仓持拖着泽村敲开教师宿舍的门。


“小礼,你快看看泽村怎么了,他不对劲。”


较高的体温,粗重的喘息,还有愈来愈浓的信息素气味,高岛突然有点庆幸仓持是个beta。


“发情期,打针抑制剂就没事了,今晚让他呆在我这里,你回去别让那几个alpha到处乱跑。”


然后高岛礼在仓持洋一的脸上看到了一点核弹爆炸的神情。



part3


“不是吧泽村,你真是omega!”


前园大笑着拍着泽村的肩膀说道。


“你这样的omega哪个alpha消受得起!”


“御幸前辈。”


一旁吃饭的降谷幽幽地来了一句,正在喝水的泽村马上喷了一桌子。


“说起啦,荣纯君身上好像确实有股味道。”


小凑春市把脸凑到泽村的后颈嗅了几下。


“我昨天可是有洗澡的!”


“不是汗味啦,是香味,但是闻不出来是什么味道呢。”


“我来试试。”


”我也要!“


”我也是!“


结城哲也面无表情的捏着下巴思索了一阵,开口道。


”是桃木将棋的味道。“


”布丁。“ 


“关东煮。”


“刚开封的CD。”


“喂喂!这根本就是你们喜欢的味道吧!”



“柴犬的味道。”


御幸一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食堂门口,说道。


“已经过了集合的时间了吧,再不去集合片冈监督会发火的哦。”


然后是意味深长的四目相对。



part 4

“泽村,你什么都不用想,你只要把球扔进我的手套就行了。”


御幸把发球机推进仓库,撩起衣摆擦掉脸上的汗,并没有看着泽村的脸。


“你身为投手的自觉,是不会因为性别改变的。”


part 5


”听说alpha的那里比较大呢,你和御幸洗澡的时候有比较过吗。“


“为什么我要特地去比较那里的大小啊!而且我也没和御幸前辈一起洗过澡!”


“那现在看不就好了。”


“啊啊啊啊!仓持前辈你干什么!!”


仓持一个锁身技把泽村撂倒,抬头对亮介说。


“亮桑,麻烦你把御幸那混蛋骗到厕所。”



五分钟后,棒球部的厕所里挤满了人。


“果然是alpha的比较大呢。”


“嗯。”


“御幸前辈比较大呢。”


part 6


“泽村,果然你身上很香呢。”


浴室里,御幸扣住泽村的手腕,把头深深埋进他的肩窝里,湿漉漉的头发贴在脸上,体温互相交融。


“好像头发也比我要软。”


十指相扣。


“果然身体比较软也是因为是omega吗。”


最后是嘴唇的相互接触,湿润的舌头毫不客气的撬开他的牙齿。


意乱情迷之中,泽村清楚的听到了。


“和我交往吧。”


“鄙……鄙人泽村……不胜荣幸!”


part 7


泽村和御幸是属于把棒球当做生命的人。


进入职棒的几年里从未缺席过训练,所以两个人一下子消失了一个礼拜仓持就算再担心也能猜个十有八九。


所以仓持再次看到御幸的时候给他投去了一个‘我懂你’的眼神。


part 8


泽村从昨晚开始就有点不对劲,看见他就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御幸也没有追问他。


早上刷牙的时候,泽村突然递过来一个小东西。


“御幸前辈,我们好像中标了。”


一个小小的棒状物品,上面有明显的两道杠。


御幸呆呆的看着,嘴里的泡沫手里的牙刷全都不受控制掉了下来。


“喂!你没事吗!”


然后被紧紧抱住。


“请务必和我结婚。”




end






不知道为什么写数学题时脑洞就会一个接一个的冒出来,被最后一个雷到的小伙伴请不要打我,那么,还是希望食用愉快!





评论(16)

热度(2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