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破天际蓝sky

习惯写点东西,这种惯性太猛了,想停也停不下来。

【御泽】sin city 罪恶之城 刑警御幸x泽村

正剧向 原著人物反派醒目  接近1w字的长打

以下内容可能会产生不适 谨慎阅读

灵感来源于酒鬼蔷薇圣斗事件

第一次尝试这种正剧向的文,构思的很快,漏洞也许很多,推理基本等于没有,大家看个爽就好了。


御泽在这里只是暧昧向的。

那么,能接受这种play的话,请下滑。







”老大,请求枪支使用许可。“


泽村荣纯将半个身体掩藏在灌木营造出的隐蔽区域内,眼睛片刻不离的注视着不远处半掩着的车库门,歪着头夹着手机询问。


”等等!泽村!什么枪支许可?你在干什么?“


”鄙人泽村已经追踪到了前日抢劫杀人案的犯人山田xx,一定将他捉拿归案!“


电话的那头声音猛然的拔高,电话那头的中年男子似乎是点燃了导火索大喊起来。


”那个案子已经在今天上午移交给搜查一课了!不要去管二课分外的事!万一被……“


”呼……“


阴影中的泽村深呼吸了一口,然后眼神突然变得凌厉,就像是猎豹锁定了猎物的眼神。


”犯人……出现。“


”等等!泽村!你这是越权的行为!要是遭到处分怎么办!“


“都说了我是个刑警!”



泽村把嘈杂的电话挂断,脱掉有些碍事的西装外套,眼睛死死盯着车库晃动的卷帘门,见到一个黑色人影出来便飞快的跑过去。


从黑影背后一个飞踢过去将那人踹翻在地,那人的衣服邋邋遢遢的在地上滚了几圈沾了一身泥土,回头惊恐的看了一下身体突然矮了一截做好随时攻击的姿态,从口袋里掏出一把明晃晃的折叠刀就向泽村捅过来,不料对方闪身一躲便扑了个空,泽村抬腿不偏不倚的踢在那人的手腕上,折叠刀顺势掉到了地上,那人一个趔趄便被泽村一个反手摁倒在地。


“啪——”


冰冷的金属圆环就将犯人和泽村的手腕扣在了一起。


泽村用自己的体重压制住来回挣扎的犯人,用着和平常不同的声音开口道。


“抢劫杀人案犯人,山田先生,您被逮捕了。”





六月十三日  下午3:40 东京警视厅 刑事总务课  

因为身为队长的结城哲也带着大部分人马去了新宿侦破在商业街的恐怖团伙无差别伤人案,平常总是忙碌的要命的搜查一课此时只剩下了两个人,一个在电脑桌前百无聊赖的逛着论坛,另一个则是刚刚睡醒,眼罩还毫无形象的在头发上挂着。

御幸一也打了个哈欠,随手翻了翻桌子上新送过来的报告,嘴里喃喃念叨出声。


“犯人山田xx,于六月十一日晚在秋叶原电器街对身为电器店店长的中村女士进行抢劫,随后被害人报案,山田xx在其回家路上用钝器袭击其脑部,导致大脑挫伤身亡,此后杀害了路过的女子高中生佐藤,视其严重性于六月十三日12:00由搜查二课移交搜查一课……”


御幸突然从靠椅上跳了起来,冲着逛论坛的仓持喊道。


“这不是来任务了吗!仓持你为什么没叫我起来!”


仓持托着下巴,冷冷的看了他一眼。


“送来的时候我们亲爱的副队长大人睡的了雷打不动,下属我就没忍心叫你起来。”


“这种事情和虚假的上司和下属之间的友谊没有关系的吧!快跟我去二课了解情况!”


“犯人被逮捕了。”


手忙脚乱找着警官证的御幸突然停下了动作,有些吃惊的看着仓持洋一。


“结成前辈他们不是都去了新宿吗?是谁破的?”


”二课的新人,没记错的话……应该叫泽村荣纯。“


”泽村?“


”你应该有印象的吧,就是今年三月的入职典礼上说着自己一定会成为东京刑事课的王牌刑警的那个。“


”没想到他还挺厉害的嘛。”


“和刚入职就破了个十年前的杀人案的搜查一课副搜查官大人御幸一也可比不了啊。”


“你就别嘲讽我了。”


御幸脱掉了外套,懒散地往转椅上一躺,双手交叉在脑后望着天花板。


“估计会被片冈老大调到搜查一课来吧。”


突然,走廊里传来了由远及近的脚步声,然后烟粉色发色的青年不紧不慢的出现在了门口,手里的牛皮纸档案袋晃了两下,开口道。


“后辈,十分恶劣的杀人案呢。”




天生长着显眼发色的小凑亮介把手里的照片和一摞报告摊在桌子上,小凑亮介指着笑的天真无邪的女童的照片说。


”被害者女,井上杏梨,八岁,据母亲描述是六月十一号早上送去家里附近的学校之后就再也没回来,随即报案了。“


”八岁?是恋童癖吗?“


仓持看着照片说。


”长的这么可爱太可惜了。“


”更可爱的照片在这里。“


小凑从报告最下面的地方抽出一张照片来。


仓持和御幸凑过去看了一眼,胃酸就止不住的往上翻。


“这是……什么啊……”


是女童头颅的照片。


整张脸泛起青紫色,靠近脖子的地方泛起暗红色的尸斑,切口处粘上了了一团团白色的绒毛。


“今天早上,被害者的母亲在自己家的门口收到了一个大号的毛绒玩具,好奇的拆开看,发现了自己女儿的沾满了毛绒玩具填充物的头颅和一个装在玻璃瓶里的纸条。”


“你的女儿用纯洁的血液帮我洗去了罪恶,我把她的灵魂还给你,送上由衷的祝福。”


照片里的纸条被精心的折叠过,字迹清楚,甚至有点书法的感觉。


“从字迹看不像是精神患者呢。”


御幸紧皱着眉头,仔细查看着检验课和法医的检验结果。


“谁知道呢,有时候看起来一本正经的人往往内心都想过世界上最阴暗的事呢,不管怎么说,犯人的心理素质很强大,切口干净利落,从这里到这里,一刀就结束了。”


小凑边说,边掰过仓持的脑袋,用手模拟着分尸,再加上永远阴晴不定的表情引得仓持一身鸡皮疙瘩。


“关于一课人手不足的事片冈老大是这么说的,让你在刑事总务课随便选,总之尽快破案提高一课的威慑力。”


“这个案子恐怕不太好破。”


御幸扶着头,在仔细看过报告后得出结论。


“一般这样心里素质极其强大,同时带有某种变态欲望的犯人在尝试到第一次杀人的快感之后会对那种感觉念念不忘,如果我的直觉没错的话,很快第二个受害者就会出现了。”


“那就要快点不是了吗。”


仓持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穿好外套,侧着头笑着,说道。


“临时队长。”




六月十三日 16:33 搜查一课办公室


“鉴定课的小凑春市君,搜查二课的泽村君,还有协助搜查课的小凑亮介前辈,最后是隶属搜查一课的仓持和我,以上,是本次案件成立的特别搜查组的成员,有什么疑问吗?”


“鄙人泽村一定会尽快将犯人缉拿归案的!”


泽村显然是因为太过紧张整个后背都绷成一条直线,虽然捉住了抢劫杀人案的犯人,但是因为没有许可携带枪支甚至拉开了保险栓再加上严重的越权行为险些被调离到地方警署,而此时突然和一群精英共处一室,甚至还要一同工作,任谁都会紧张的不行。


“哈哈,放松啦,新人。”


御幸拍拍泽村的后背,然后继续说道。


“基本情况就是这样了,据我推测,犯人接下来行凶的可能性超过百分之七十,我们要抓紧时间了,小凑君,报告验尸结果。”


“是!”


名字叫做小凑春市的年轻法医是小凑亮介的弟弟,这在警局是人尽皆知的,满脸通红的站起来回答道。


“死亡时间大概是六月十二日晚十二点到凌晨一点左右,根据切口形状粗略判断是一把二十厘米以上的匕首。”


“那个匕首的话,今天早上在受害人家里附近的垃圾站找到了,初步推测是犯人在把毛绒玩具放到被害者家门口的时候随手丢掉的。”


小凑亮介补充道。


“遗憾的是,匕首上没有留下指纹。”


”初步推测,犯人有恋童癖,是某个行业的精英,有强大的心理素质,就是这样才不好查案,这类人一般不会轻易漏出马脚。“


仓持把脚搭在桌子上,活动活动脖子酸痛的肌肉说。


“受害人的家里去过了吗?”


”还没有。“


“以被害人的家为中心开始搜查,没有目击者就证明犯人是不会带着一个能装得下头颅的毛绒玩具在大街上行走太长距离,太显眼了,泽村,和我一起去被害人的家里了解情况,仓持你和小凑前辈去了解附近的情况。”

御幸用手指推了一下眼镜。


“我们没有时间了。”



六月十三日 18:02 井上杏梨的家


哭的面色铁青的女人依偎在丈夫的怀里,眼眶泛红的丈夫轻轻拍着妻子的肩膀,颤抖着嘴唇开口说。


“请你们一定要抓住杀害我女儿的犯人!”


“求求你们!呜……把杀了我女儿的人枪毙!”


女人突然歇斯底里的往泽村的身上扑来,指甲深深嵌进他的西装裤子里。


泽村从来没见过这样的场面,双手不知道该放在哪里,只能不知所措的举到空中,疼的脸色发白,不敢出一声斜着眼褶向旁边喝茶的御幸一也求助,然后接受到了来自对这种场面习以为常的御幸一也的无声嘲讽。


“井上太太,我们理解您的丧女之痛,但是为了尽快将凶手绳之以法请务必配合我们。”


“为了我们可怜的女儿,我们什么都愿意做。”


“那样最好,首先,井上先生和太太你们平常有仇家吗?”


井上夫妻互相对视了一下,然后开口。


”如你所见,我就是普通的上班族,妻子是全职主妇,在我的印象里是没有仇家的,硬要说的话,隔壁住的年迈的田中先生在前年的时候曾经因为院子里的树起了争执,不过田中先生今年年初就去世了。“


”那你们有没有在家里的附近见到过可疑的人?“


夫妇摇头。


”那么最后一点,您认识的人里有没有对您的女儿特别关注的男性?“


”因为杏梨她生的比较俊俏,基本见到她的人都会很喜欢。“


”那么请二位节哀,我们先告辞了,走了,泽村。“


御幸一把拉起还在认真做记录的泽村走出井上夫妇的宅邸,关上门,才叹了一口气说。


”一无所获。“


”没有哦。“


泽村抬起头看着他说。


”杏梨酱上的是阳光小学,井上家的桌子上摆了照片,这个学校的放学时间比一般的学校要早,地铁的广告有说。“


”所以?“


”放学的时间要更早,大概是三点半点钟左右,这个时候上班族还没有下班,既然是精英的话,锁定的人群就应该是在某一领域有些许成就的自由职业者,或者成绩优异的学生。“


”等等,仓持来了短信。“


御幸从口袋里掏出了屏幕闪烁着的手机,手指拨动着。


”假设成立。“


御幸笑着说。


”这附近没有写字楼和大型企业,告诉小凑,让他动搜查一课的权限调出着附近的人口名单,要不要一起去吃猪排饭?“


”你当我是需要审讯的犯人吗!“



六月十四日  7:07  警视厅


”只有一个人有嫌疑。“


纵然小凑春市的头发挡住眼睛但是还是能看得出来因为通宵工作的满脸疲惫。


”入井阳,自由插画家,在Twitter上应该人气很高,单身男性,似乎是有严重的社交恐惧症一切依赖网络购物,收入应该很高,哥哥他知道消息后就和仓持去调查了,哥哥他看人很准,应该一会就会打电话来了。“


”小春,干的不错。“


御幸称赞了他一下,便马上变得满脸通红。


然后泽村举着电话火急火燎的跑进来,因为剧烈运动胸膛剧烈起伏着,然后抬起头来惊恐的说。


”御幸队长……第二个…受害者…出现了!“


”混蛋……还是来了……小凑!带工具箱!泽村!给当地警局打电话保护现场,解释情况!“


”今早在xx私立高中的门前,发现了男学生被肢解的尸体!“




六月十四日  7:29 xx中学


xx中学在井上杏梨家的附近。


现场被路人里里外外的围住,被害人的母亲伏在地上目光呆滞,现场的尸体为了不造成更严重的恐慌用黑布围住。

”受害人野口翔,据老师描述是偏差值31的差生,经常夜不归宿,今天是学校的休息日,早上赶火车的若本先生是第一目击者。“


泽村翻着自己手里的手册一边报告。


”泽村,你去安慰家属,小凑跟我看现场。“


掀开黑布,扑面而来的是一股浓重的血腥气和尸体特有的腐烂气味,尸体被弯曲成一种奇异的角度成为环状侧躺在地上,连成了象征死与新生的无尽符号。


”好残忍,死者死前有挣扎反抗的迹象,手指全被切了下来,四肢为了摆出符号在根部被锯断,等等……这是什么,御幸前辈你看!“


小凑拉开了死者的外衣,发现里面并没有穿着衬衫,肚子上和胸前的一大片皮肤上用利器刻下了一段扭曲的文字。


‘亲爱的神明,请继续保佑我’


”这样只会遭天谴吧,保佑的是没有被警察抓住这件事吗,我们也被挑衅了呢。“

泽村过来看了一眼转头开始干呕,因为胃里什么都没有只是吐出来一些酸水,好不容易恢复一些再抬头看了一眼又转身干呕到满脸泪痕,御幸面色凝重又有点无可奈何的帮他顺着气。


”可能你说的学习很好的学生那个假设成立了。“


”呕……咳咳……为什么?“


”如果你是凶手的话,你会出于什么目的把尸体摆在学校门口?“


”咳……为了炫耀?“


”那你在和什么人炫耀的时候会获得更大的满足感?“


”当然是认识的人!“


泽村随口说着,突然抬起头来看着御幸,然后露出一个恍然大悟的表情。


”虽然可能性不是百分之百,但我觉得,凶手就在这个学校里。“


小凑摘下满是污血的手套,擦了擦脸上的汗。


”御幸前辈,现场能做的分析我都分析完了,死亡时间大概是十一点到凌晨三点,我回警署去做化验了,刚才哥哥打了电话来,死亡时间的那个时间段入井阳有不在场证明,他们马上会赶过来。“


御幸浅浅的回了一句,头开始隐隐作痛,深陷在迷雾中好不容易发现那么一缕光芒,可与真相之间还有那么长一段距离,看着不断出现的受害者却无能为力,他把泽村招呼过来,去向相关的人员了解情况。



”发生这样的事我们真的很痛心。“


以班主任为首的老师们泪眼朦胧的说。


”野口同学虽然成绩不好,但是为人十分仗义,和学校里的同学应该没有什么矛盾才对。“


”但是据野口的妈妈说,野口同学经常夜不归宿和学校里的人不止起了一次争执才对。“


”要是这么说的话,野口同学在两个月之前和同年级的远山同学起过争执。“


”那个,请问远山同学是个怎样的人呢!“


一旁一直安静听着的泽村突然像抓到了什么关键的地方问道。


”远山同学?远山同学的成绩很好,上次应该是因为野口同学说了他是个书呆子,之后就扭打到一起了,不过后来两个人已经握手言和了。“


御幸和泽村心照不宣的对视了一下。


”请问远山同学是个什么样的人呢?“


”是个非常努力读书的孩子,不太喜欢和别人交流,总之是那种没什么特点又讨老师喜欢的传统意义上的好学生。“


”关于他,有没有什么传闻?“


”这个嘛……我记得有段时间他妈妈跟我打电话说远山同学总是会莫名其妙的自残……“


”请你协助调查!“



傍晚的时候,御幸一也和泽村荣纯潜伏在远山一辉从补习班回家的必经之路上,红色的夕阳挂在天边,为整片大地笼罩上一层鹅黄色。


”自负,易怒,成绩优异,没有特点……御幸前辈你觉得可能性是多少?“


”百分之五十,如果今天能顺利把犯人抓到我就请你去吃烧肉。“


”唉!但是我想吃的是火锅!“


”嘘……人来了……“


出现在道路尽头的远山一辉缓缓地向这边走来,戴着如酒瓶底一般厚的眼镜,身材瘦削,格子衬衫松松垮垮的挂在身上,背着硕大的书包走路摇摇晃晃,然而并没有向御幸和泽村所在的家的方向走来,而是四周张望了一下,潜进了另一条巷子里。


”泽村,枪支使用限制解除,随时准备解救人质。“


”是。“


泽村咽了一口口水,悄声跟了上去。



远山一辉最后停在了一个仓库的门前,确认了四下无人拉开仓库的门走了进去,是个随处可见的仓库,十分低矮,只有侧面有一个用来通气的窗户,两人在远山进去后贴着墙壁蹲下,十分小声的交流着。


”一切小心行动。“


里面渐渐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空气紧张的像是充满一氧化碳一样,稍微一点火花就会引燃,泽村举着枪耳朵贴着墙壁关注着里面的动静,最开始是像猫叫一样的说话声,最后变成的女性的呻吟。


”御幸前辈!不能再等下去了!“


然后就一个箭步冲了出去。


”等等泽村!那声音是!“


然后当泽村大喊着”我是警察“把仓库的门撞开时几乎是瞬间石化,屋内的二人也一阵尖叫把身边的被子一下子扯到身上。


当御幸赶到屋子里的时候只见到了满脸通红眼睛都变成蚊香的泽村和赤身裸体一脸惊恐的男女。


“打扰了……那个……我是警察请跟我们走一趟。”



在住宅区的区域警署外,远山跟着妈妈回了家,而和远山在一起的女子在缴纳了罚款之后气得七窍生烟甩门而去,泽村坐在警署门口的台阶上叹着气说道。


“所以说,若松小姐是和远山君在进行非法性交易的时候被我们逮捕了?不是因为乱七八糟的凶杀案?”


“事实就是这样。”


“远山君怎么看也不像是有…那方面需求的男人啊……”


“喂喂!男人有那方面的需求是很正常的吧!难不成泽村你是个处男?”


“……我!好吧好吧!我就是处男啦!”


泽村的耳朵微微红了起来,撇过头回答。


“总之我们的火锅也泡汤了,先回警视厅吧,小凑的验尸报告应该也已……泽村小心!”


泽村听到声音立刻回过头去,猝不及防的被御幸扑倒在地,后脑直接撞到了地上,一瞬间耳朵中嗡嗡作响,眼前一阵昏黑,然后听见了某个金属物体掉落在地的声音。


”御幸前辈!倒地怎么了?突然之……“


泽村揉着后脑坐起来,说着说着就停了下来。


他发现,自己的手上全部都是不属于自己的湿润的血。



”御幸前辈!!!“




六月十四日 19:32  第三综合病院


仓持和小凑亮介赶到的时候,御幸已经进了手术室半个小时,泽村的的衬衣上染了一大片暗红色的血渍,在看到仓持的时候险些哭了出来。


这时手术室的灯熄灭了,医生推着麻醉中的御幸从手术室出来,几个人一下子围了上去。


”御幸他情况怎么样?“


“十字弓从腹侧穿透身体,好在没有伤到脏器,肌肉挫伤和表面的外伤,静养一段时间就不会有问题了。”


泽村呆呆的看着脸色苍白的御幸,喉咙中泛起一阵苦楚说不出话来。


“所以说,都是我的不好害御幸前辈…”


泽村双手抱住头,狠狠的揉搓了几下。


“如果我再强一点,反应再快一点……”


”这是那个连续杀人犯的错,和你没关系。“


仓持回答着,然后泽村抬起头来。


”我在御幸那混蛋受伤的地方附近的天台上发现了这个。“


仓持从拎着的塑料袋里拿出一把十字弓弩,和一个装着纸条的玻璃瓶。


”那家伙还是一如既往的谨慎啊,连一点指纹都没有留下。“


”又是他……“


”我都已经露出了这么多马脚,警察还真是无能啊,那家伙是这么说的。“


仓持狠狠地朝泽村的胫骨踢了一脚,让他痛呼出声。


”没有时间给你消沉了!绝对不能饶了他听到没有!“


”你们啊……“


病床上御幸沙哑的声音响起。


”我还没死呢。“


”御幸前辈你感觉怎么样!鄙人……鄙人泽村实在太……“


泽村说着说着,开始哽咽起来,然后用手抹掉不由自主往下掉的眼泪。


”你哭什么,这不是证明我们的搜查方向没有错吗,仓持,我住院观察的这两天留意失踪案,顺便把xx中学在那附近的学生名单全部调出来,不能再让那家伙逍遥法外了。“

御幸把泽村招呼过来,使劲揉了揉他的头发。


”你做的很好了。“



六月十六日  6:00


在搜查一课偌大的办公室里趴着睡了一宿的小凑春市在接了个电话之后困意顿时飘到九霄云外,几乎是颤抖着拨通了御幸一也的电话。


”御幸队长!!第三个受害者!出现了!“



六月十六日 6:10


”御幸前辈你还是在医院休息吧!去现场这种事我去就好了!“


御幸一也挣扎着从床上爬起来,因为一瞬间的剧痛疼的冷汗直流,咬着牙关开口说道。


”我有预感,这次离真相很近了。“


”万一伤口裂开怎么办!“


”泽村!“


御幸大声的喊了一句,抬起头来疲惫的笑着说。


”这时候不逞强,还能算个刑警吗?“



两人连退院手续都没办,火急火燎的找了一辆出租车往现场赶去。


”泽村,报告情况。“


“早上六点在人造湖晨练的柴埼先生在湖边发现了一个男童,因为放心不下走近观察发现是个男童的尸体,现在小凑在现场,这是照片。”


泽村把手机递给御幸。


画面上是一个像是在圣母怀里安谧沉睡的男孩,脸上没有丝毫痛苦,双臂被砍下接到了后背上缝合,就好像长出了翅膀的天使。


裸露的腹部皮肤上用黑色的油漆笔写着‘a trip to heaven’


“死因呢?”


“小春说是麻醉剂中毒,丙泊酚长链脂肪乳注射液,市面上很难买到啊。”


“不是很难买到,是根本买不到。”


“那获取这种药的途径就只剩下医院了?”


“泽村,学生的名单给我。”


御幸翻着学生的档案,眉头紧皱着,然后在某一页的时候突然舒展开。


“有了,成宫鸣,家住在距离井上家一条街的地方,偏差值70的优等生。”


四目相对,御幸的声音压抑不住翻腾的兴奋,开口道。


”母亲是麻醉师。“





”御幸前辈,他为什么要给我们留下这么显而易见的线索呢?“


”猫捉老鼠的游戏,永远是猫累了才停止玩耍,我们是老鼠罢了。“


御幸和泽村奔跑在xx中学的校园里,因为刀口疼痛的缘故,御幸跑了几步就捂住侧腹蹲下来,深呼吸了几口气,直到疼痛缓解了才抬起身子来行走。


”不过有一点我很在意,一般这种享受和警察周旋的犯罪者是会每次漏出一点马脚,但绝不是这么显而易见,他可能只是因为内心的罪恶感一心求死。“


”这种人渣就算死了也没关系的吧。“


御幸突然回头,泽村没有看到直接装上了他的下巴,再抬起头就看见御幸无比严肃的脸。


”死了也没关系的人是不存在的,犯人也一样。“





最后见到成宫鸣时,他正坐在窗边早读。


一头天生的金发透过阳光变得近乎透明,抬起头看到了站在门口的二人,冲着他们微笑了一下,清澈的蓝色瞳眸像是所有的大海都在里面散开,然后缓慢的将桌子上的罪与罚收到包里,逆着光向他们走来。


”无能的警察,你们终于来了。“


”看来你都准备好了?“


成宫鸣将手伸出来,被扣上冰冷的铁质手铐,他高傲的抬起下巴接受身边鄙夷的目光,就像是贵族不屑于眼眶乌黑的妓女,坐在马车中的商人不屑于污水沟里玩耍的孩童,观众不屑于表演的小丑。




”用不了多久,我们还能见面的,无能警察们。“


”如果这是你的犯罪预告的话,大概是痴人说梦了。“


成宫鸣摇摇头。


”只是我的罪恶越来越深,上不去天堂“


然后头也不回的走进了冰冷的铁架走廊,就像是贵族走进了自己的宅邸。



六月十六日 18:55  警视厅 情报课




”很可怕哟,这个小弟弟。“


小凑亮介翘着二郎腿说道。


”能被亮桑说可怕的难道是哥斯拉吗?“


”才不是。“


小凑亮介给了仓持一个手刀。


”他是自己处理掉井上杏梨的尸体的哟,春市去他的房间看过了,尸体非常完美的用榨汁机搅成烂泥,把剩余的骨头敲碎烧掉一起冲进了下水道,还有就是杀人动机。“


小凑把一直眯起来的眼睛漏出一条小缝,金色的瞳孔有些阴森森的,笑着继续说。


”他说纯洁的孩子的血液可以洗清生来带有的罪恶呢,至于第二个,他说只是想看看人类的极限罢了。“


”反正一定是会被判死刑的吧。“


泽村趴在转椅上像幼稚园的小学生一样转着圈,理所当然般的说着。


”不会被判死刑的。“


御幸一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从门口走了进来直接坐在了桌子上,手里拿着一只刚点燃的香烟装模作样的吸了一口,引来了一阵咳嗽。


”这个案子移交给公安了,控制了公众舆论,今晚判决结果就能下来了。“


”哇哦,小弟弟居然和公安扯上关系了。“


”成宫鸣是随了母姓的,生父是厚生劳动省的大臣,这样的结果也不奇怪,我算是理解了他说的那句话的意思了。“


”为什么前辈们都能这么坦然的接受啊!我们昼夜不分的努力!失去了三个无辜的生命!为什么你们一点都不气愤呢!“


御幸低着头掐灭了香烟,向拍案而起的泽村缓缓走过来,然后拎起他的衣领重重的摔到墙上,泽村闭上眼睛,感觉到了御幸一也的手好像因为压制住了即将喷泻而出的巨大情感而颤抖,两人的脸间只有几厘米的距离,连呼吸的吐息都能感觉到。


”痛苦的不只是你一个人,在这里的所有人,还有被害人的家属,朋友,没有一个不比我们痛苦,但是我们没有办法,因为自身的渺小不能去对抗,所以有什么不满的话,就快点给我成长成独当一面的刑警去改变一切!把你心里的这份不甘!全都给我收起来!等到爬到最顶点的时候再把这笔账好好的算清楚!“


泽村荣纯呆呆的看着,在眼睛里打转的泪水终究还是没有掉下来。


”嘶……好痛……伤口好像裂开了……“


御幸突然脱了力将整个体重都压在泽村身上。




”御幸前辈!你没事吧!重死了!!“

”啊……是不是肠子掉出来了……“


”啊啊啊!!御幸前辈你坚持住!我现在就送你去医院!“






成宫鸣在三个月零九天之后看到了太阳。


”你们无论到天涯海角都会继续找到我的把柄吗?“


”不会放过你的,绝对不会。“





end





说在最后的话:完结撒花!考完试之后的下午从一点钟一直坐到了九点钟终于把我史上最长的一篇文敲出来了!


至于为什么会选择鸣做反派,是因为原著里鸣给我最大的印象就是自负,所以在本篇里被我无限的放大了,至于结局……我也不过是随便写写,写到现在我已经不知道这篇故事有没有趣了,那么。非常感谢看到现在的你!








评论(6)

热度(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