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破天际蓝sky

习惯写点东西,这种惯性太猛了,想停也停不下来。

【御幸生贺】forever you and me

被考试折磨的焦头烂额的我今天终于能松一口气啦!

小短打,祝食用愉快。








十一点二十六分。


御幸一也坐在计程车的后座,瞬间眼镜上就敷上一层白雾,身边的一切都变得模糊,摘下眼镜便失去了安全感,困意像潮水般席卷而来。


他把自己窝进并不算柔软的后座里,借着残留在衣料和皮肤之间的热度取暖。


接近子夜东京的路上还是亮着灯,一盏盏灯向身后快速倒退。


“你是御幸一也?”


坐在前面驾驶的人突然回过头来,带着点惊喜的表情。


“嗯。”


“很有前途哦,我看好你。”


除了微笑,御幸一也想不出其他的回应方式,从学生时代起御幸就十分不擅长处理人际关系,通常是以对方的不快和自己内心深处产生的无趣感告终,大概只有和自己相似的人,或者头脑简单完全体会不出自己言语中的深意的人才能好好相处。


幸运的是这两种人他都遇见了。


并且此时此刻深爱着一个人。


自己的生命中并没有那种炽热的时刻,也没有忘我的癫狂,深入骨髓的恨意,和无可奈何的沮丧,和从别人关系的建立更像是不知不觉中相互渗透着,最后完完全全融入到自己的生命中,随着自己的心跳呼吸此起彼伏。


计程车的广播中,温柔的女声似乎在回答来电咨询的问题。


“——要一直期待着爱情,期待着不夹杂利益的爱情,恋爱中总会有那种酸甜的情感,明明自己迈进了一步,对方却不知所措的离开,但是仍然要相信着,这个世界上有着能够托付一生的人——”


御幸一也吹了吹眼镜上的白雾,无奈又加重了一层雾气,最后只得有些无奈的望向窗外。


记得是在大学二年级的时候和父亲坦白的,自己的恋人是同性这件事。


家里多管闲事的亲戚几乎是立刻给他安排相亲,安排接下来的人生中寡淡无味的生死与共,父亲没有说什么,只是连续几天通电话的时候都只是寥寥几句,然后在第七天的时候似乎在那头深吸了一口气,然后似乎是做出了一个艰难的决定。


“下次把他带到家里吃个饭吧。”


然后就只是这样,名正言顺的住到了一起。


对方是个很聒噪的人,总是不自知的露出傻笑,不过只要他在身边,所有的来自身边的压力都能够烟消云散,他们之间没有承诺,仅仅是像万有引力那样被聚集到一起,在生活和事业中维持着微妙的平衡。


只是今天御幸一也总觉得自己忘了些什么。



十一点五十七分,计程车停在了公寓的楼下,拉开车门突然袭来的冷空气让御幸一也全身都战栗起来,裹紧大衣一路小跑着上楼。


十一点五十八分,御幸一也拉开铁门,似乎是刚被惊醒的‘克里斯’摇摇晃晃的走到门口,蹭了蹭御幸的裤子。


‘克里斯’是对方一年以前在垃圾堆里捡到的弃猫。


十一点五十九分,御幸一也看见了窝在沙发上蜷缩成一团的泽村和矮桌上松松垮垮的奶油蛋糕,歪歪曲曲的写着生日快乐。


零点,御幸一也撩开对方的额发,轻轻落下一个吻。



现在,他们正相爱。






评论(2)

热度(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