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破天际蓝sky

习惯写点东西,这种惯性太猛了,想停也停不下来。

【御泽】后知后觉

大半个月不见我爬上来更一段玻璃渣

我只写出了无病呻吟的感觉,跪下谢罪

某一方的单箭头


接受ok?







“喜欢上了一个人的话,胃是能最先感受到的。”


高中时的御幸一也忘记了是在翻美食杂志还是听到了班级里的女生的对话而偶然听到,当时或许是因为繁重的训练而疲惫非常的身体还有老师滔滔不绝的让人听了就想睡觉的发言而不记得出处,反倒是第二天的早上味增汤和着饱满的米饭滑入食道传来温暖的满足感时,这句话自动浮了上来。


“喂,仓持,喜欢上一个人是什么感觉?”


随口一问便换来了对方充满鄙夷的一瞥。


“别人我是不知道,总之我看见你时的感觉就只有想把你狠狠的揍一顿。”


御幸一也自出生以来似乎从来没有产生过所谓的喜欢上别人的感情,倒不是因为看多了身边一批批有着交往对象的同学而不想随波逐流,而是御幸一也在入睡后和起床前的半梦半醒的时间里脑海中隐隐可见的命运之人一直都没有出现,他只觉得自己的生活里都是棒球,在逃避着虚无缥缈的未来,不想做出任何改变。


倒不如说身边总是有吵吵闹闹的家伙存在着,不觉得心里空无一物。


然后在胃部刚刚开始隐隐作痛的时候,所谓的毕业就来到了。


抱着结业证书走出校门的时候抬头看,只看到了满树樱花。



在之后就是在大学的选秀里进入职棒的世界,完全陌生的队伍,完全陌生的,站在距离自己18.44m的对面的人,时光的车轮滚滚向前,把所谓的回忆碾压成随风即逝的粉末,所在的队伍成为季后赛冠军,自己成为正捕手,仓持同队,再到后来和那个人在赛场上首次对决。


不知不觉自己已经24岁。


曾经最不受欢迎的仓持出人意料的是同期里最早结婚的,对方是之前在的俱乐部的老板的女儿,结婚仪式上仓持喝的烂醉,还是像以前两人一起出去吃饭那样,御幸举起酒杯相碰却被一双手制止住了。


“小洋已经醉了,不要再喝比较好。”


对方露出一个标准的笑容,却是完全不让步的眼神。


御幸碰了一下仓持的杯子,然后一饮而尽。


“御幸前辈!”


心脏猛地收紧,胃部也产生了某些紧张的感觉,条件反射般的回头,看到了一张熟悉的脸。


“泽村,你是不是胖了?”


“从上次比赛到现在都没见面你的第一句话居然是这个,怪不得交不到女朋友!”


“那你就有女朋友了?没有的话就不……”


“嘿嘿。”


泽村突然低下头不好意思的挠挠脸颊。


“我大概今年的年底就要和若菜结婚了。”


“恭喜。”


御幸愣了一阵,只说出这两个字来。


胃疼的说不出来话来,寒暄了一阵便只想找个借口离开。


苍白的阳光洒在头顶上,御幸一也摘下眼镜,似乎这样就可以不用看到身边的每一个人脸上洋溢的幸福神情。


他走到东京最繁忙的十字路口,期待着不可能再看到的对方的年少笑颜。


一无所获。


人来人往,御幸一也突然觉得孤独。


评论(2)

热度(44)